114.第 114 章

小说:重生之我要和离 作者:云一一

    圣上和贺宰相之间的事情,除了圣上自己, 就连贺宰相都说不出真正的所以然来。

    在贺宰相的心里, 他就是被圣上坑了。圣上摆明了是故意想要陷害他,成心想要看他在文武百官面前出丑。

    因着这样的想法和念头, 贺宰相憋了一肚子的气,却是无处发泄。君臣有别,他总不能直接事后去找圣上算账吧那也得他必须有这个胆子啊

    越想越憋火,贺宰相脸色阴沉, 心情压抑,连带整个宰相府的气氛都尤为低迷。

    宰相夫人很是着急。她和御史府已经说定了亲事, 还得贺宰相松口答应才行。

    “御史府那边,我会亲自去过问。”金家和沈家的关系, 贺宰相很清楚。在朝堂之上,金御史的立场也很鲜明,屡次都是站在沈清河那一边的。

    此刻宰相夫人突然说, 御史府有意跟他们宰相府结亲, 贺宰相怎么想都觉得,这其中必定有诈。

    对御史府, 贺宰相不曾放在心上。金御史性子尤为耿直,为人处事都很古板, 闹不出大的乱子来。反而是沈清河, 一直都是贺宰相的眼中钉、肉中刺。

    如若是沈清河授意御史府来他们宰相府提亲, 想也知道沈清河肯定没安好心。在贺宰相的人生信条里, 从来都只有他算计别人的份, 决计没有别人算计他的道理。

    此刻御史府的作为,就刺痛了贺宰相极为强烈且高傲的自尊心。他是绝对不会容忍沈清河棋高他一招的,更加不会轻易就入了沈清河的套。他没有那般的傻,更加不愚蠢。

    “好、好,都听老爷您的。”见贺宰相没有一口否决此事,宰相夫人便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虽然对御史府的门槛,宰相夫人也不是那么的满意。但是事已至此,宰相夫人也不敢有更多的期望和奢求了。眼下她就盼着贺秀儿赶紧顺利出嫁,就已经让她安心了。

    贺宰相却并不这样想。比起宰相夫人,他的考量和算计无疑是更多的。

    想当初先是赵曜、再是二皇子,接着又是赵曜、又是二皇子,轮番无果之后,眼下贺秀儿既嫁不了赵曜、也成不了二皇子的正妃。尽管贺秀儿依旧顶着宰相府嫡女的身份,可贺秀儿俨然就是全帝都近日最大的笑话了。

    贺宰相从来都很会见机行事。想当初贺秀儿的名声极好,不论嫁给谁都尽可随意挑选。但是现下的贺秀儿,在接连几次的退亲之后,已然没有了太大的利用价值。在这样的前提下,御史府的亲事似乎也并不为过

    再三权衡和思量过后,贺宰相到底还是决定好好去商定这门亲事了。

    御史府和宰相府算不得有交情。除了御史夫人会时不时的想要跟宰相夫人攀附关系,金御史对贺宰相一向是敬而远之的。

    此刻突然见到贺宰相登门,金御史皱了皱眉头,脸色变了又变,还是将贺宰相迎了进来。

    “金御史对跟我宰相府结亲,有何看法”既然是御史府主动提出的结亲提议,贺宰相站在金御史面前的态度别提多高高在上了。

    “嗯贺宰相恕罪。我御史府并未打算跟宰相府结亲。”金御史一头雾水的看着贺宰相,语气尽显茫然。

    他是真的不知道家里有这样的打算,也从未生出过这样的念头。故而贺宰相的到来和言语,落在金御史眼里,就是主动登门挑衅了。

    “金御史莫非是想要出尔反尔”一看金御史这般反应,贺宰相当即不高兴了,沉着脸质问出声。

    “贺宰相莫要欺人太甚。”金御史却是不肯背这个黑锅。他本来就没打算跟宰相府结亲,宰相府强行逼亲不成竟然反手一盆黑水泼到他的身上。贺宰相还是一贯的霸道作风,仗势欺人

    “本宰相欺人太甚明明是你御史府主动提出要与我宰相府结亲,本宰相方会前来御史府商讨双方儿女嫁娶事宜。此刻你御史府是打算出尔反尔,绝口不认账”贺宰相本就憋着满腔怒火,此刻被金御史的强硬态度一刺激,脸色更是阴沉。

    “我御史府何曾主动提出要与宰相府结亲了从未有过的事情。”斩钉截铁的看着贺宰相,金御史丝毫没有退让和躲闪的意思,据理以争道。

    就在这个时候,御史夫人闻讯赶了过来。

    御史夫人是真的很欢喜。她特意去找宰相夫人提亲,为的就是抓准时机巴结上宰相府。好在这一次贺秀儿和二皇子的亲事彻底黄了,这才给了她大好的机会。

    只不过她跟宰相夫人提出此事的时候,宰相夫人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她,只说了会回宰相府好好与贺宰相说道说道。彼时御史夫人还在担心,宰相夫人仅仅只是跟她说的客套话,纯粹是想要搪塞她罢了。

    没成想,宰相夫人并未欺骗她,居然真的去跟贺宰相禀报了。这不,一听说贺宰相来了御史府,御史夫人当即就激动不已的赶了过来。

    跟金御史的态度截然相反,御史夫人对贺宰相别提多热情了,小心翼翼又惴惴不安的主动提起了跟宰相府结亲的事宜。

    贺宰相嗤笑一声,没有回应御史夫人的示好,只是扭头去看金御史。

    金御史着实惊住,不敢置信的看着御史夫人。不等贺宰相开口,金御史就已经问出口来:“御史府何时跟宰相府定下的亲事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这不是府上儿女的亲事,都由我这位当家主母做主嘛”明显感觉到金御史的不满和不悦,御史夫人不禁有些心虚。

    可涉及到跟宰相府交好这么大的事情,此刻又是当着贺宰相的面,御史夫人委实不想轻易放弃主动示好贺宰相的机会。故而就算看出金御史已然很是不高兴,御史夫人仍旧没有改口,只是随意敷衍道。

    御史夫人跟金御史的感情还算不错,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相敬如宾。只要是府上的事情,金御史从来不会插手,都是交给她来打理和做主。

    这么多年以来,也就唯有在沈承志的事情上,御史夫人跟金御史闹出过不愉快。但是,也仅仅只是御史夫人单方面悄悄在心里闹别扭。从始至终,御史夫人都不敢向金御史挑明,更加不敢闹到明面上来。

    此次跟宰相府结亲,确实是御史夫人的先斩后奏。她事先没有跟金御史商量,完全是自己做主、自己做出的决定。她一心想要讨好宰相府,就是想要死死将御史府跟宰相府绑定在一条船上。

    至于将军府那边,御史夫人早就放弃了。反正她并不得五公主的喜欢,五公主也从未将她放在眼里。她好几次主动上将军府去讨好五公主,结果呢她连五公主的面都见不到。

    都说宰相夫人眼高于顶,可宰相夫人起码还能让她见到本人。五公主呢虽然他们御史府和将军府是姻亲关系,可五公主根本就没把他们跟沈家的亲戚关系放在心上,对御史府尤为冷漠,说是置之不理也并不为过。

    屡次碰壁过后,宰相夫人对五公主以及整个将军府都不再抱有期望。将军府根本就是忘恩负义的势利小人,有了五公主这个更大的靠山,就完全将他们御史府对将军府的大恩大德抛之脑后了。

    亲眼见识过了沈家的所作所为,御史夫人对沈家的清正门风生出了强烈的质疑和怀疑。

    想着沈家既然过河拆桥,她也不必再给沈家人留下情面。论起靠山,他们御史府又不是想不出其他的。这不,宰相府不就是他们御史府更好的选择了

    御史夫人这个人的性子很是执拗。很多想法她都是放在心里,不会说出口,更加不会告诉金御史。她觉得自己能够处理的很好,也完全是一心为御史府好,她自然可以擅自做主,不需要向任何人报备。

    反正她就觉得将军府那些人不是什么好人,她就想要狠狠的打沈家的脸,早晚让沈家人后悔对他们御史府的不忠不义。

    “旁的事情不说,你都要跟宰相府结亲了,居然还觉得你自己一个人就能做主”金御史是真的没办法理解御史夫人的想法和作为。宰相府是什么地方倘若真的要跟宰相府结亲,难道御史夫人不该事先跟他商量好

    金御史虽然一贯都是主外的,但是对御史府内的事情也并非全然不闻不问。再不然,当初沈承志被送来御史府,金御史也不会亲自教导沈承志了。

    凡事都有轻重缓急。若是御史夫人今日想要在府里设宴款待宰相夫人,饶是金御史心里并不情愿,却也不会过问,更加不会阻拦。但是御史夫人竟然擅自要跟宰相府结亲金御史说什么也做不到无动于衷。

    “我是御史府的女主子,为什么不能做这个主宰相府那么高的门槛,倘若咱们御史府能顺利结下这门亲事,难道不是天大的喜事和好事”完全没办法跟金御史保持一致的立场和态度,御史夫人固执己见的撇嘴回道。

    “当然是天大的喜事和好事。既然御史夫人可以做主,那这门亲事就此定下。我宰相府等着御史府的聘礼上门,再行商定结亲的日子。”贺宰相本来就对这门亲事持有赞同的态度。此刻既然确定了金御史并不知情,也并非来自沈清河的授意,他当然乐见这门亲事结成。

    贺宰相的语速很快,说完便径直大步离开,完全没有给金御史留下开口拒绝的空间和余地。

    没想到贺宰相会强买强卖,金御史面色大变,当即就想要追上去阻拦住贺宰相的离开。

    “老爷。”御史夫人反应很快,连忙就拉住了金御史的胳膊,并不想要被金御史破坏掉她好不容易才求来的大好亲事,反而满心欢喜的跟金御史商量起了迎亲的日子,“咱们府上很快就要办喜事了,老爷可有觉得哪一日是良辰吉日”

    被御史夫人这么一拦,金御史不得不停下脚步,就没办法追出去了。

    眼看着贺宰相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门外,金御史气的面色发青,直接甩开了御史夫人的手,语气甚是凌厉:“此门亲事不成,必须回绝掉。”

    “怎么回绝为何要回绝咱们御史府好不容易才能跟宰相府结亲,这是御史府天大的福气,老爷理当高兴才是。”御史夫人面色不变,语气很是笃定,“我就觉得这门亲事很好,于咱们御史府大有益处,我不想回拒,也不可能回拒。”

    金御史看着御史夫人的眼神带着前所未有的陌生,说出口的话语也尤为冰冷:“若是不回拒这门亲事,你就收拾行李回娘家吧我择日便会将休书送到你的手中。”

    御史夫人到底还是被吓唬住了。

    休书怎么会她明明是一心为了御史府好,金御史居然打算休了她她她太委屈了她

    “你自己看着办。”丢下这么一句强硬的话语,金御史拂袖而去。

    独留御史夫人站在那里,气的双手握紧拳头,咬紧牙关平复着翻滚的怒火,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金御史直接出了门。没有去找宰相府,而是径直去了将军府。

    听闻御史府要跟宰相府结亲,沈清河委实愣了一下。待到知晓此事乃御史夫人的擅自自作主张,沈清河定定的盯着金御史片刻,一时间不禁有些无奈。

    “若是金御史也觉得这门亲事是好的,我不会反对。”这是沈清河的态度,没有半点的虚假和敷衍。

    沈清河而今的人脉已然稳定且庞大,不容小觑。倘若有选择,他当然不想要轻易放弃金御史这么一个大好助力。但是如若御史府已然决定跟宰相府结亲,沈清河也不会阻拦。

    人各有志。沈清河不曾想过左右任何人的决定,金御史有自己的选择自由,旁人无从干涉。

    “我当然不会答应这门亲事。宰相府哪里是好相与的宰相府的亲事,我御史府也高攀不上。我已经向府里下了最后通牒,此门亲事必须回绝,没得商量。”金御史的立场和态度从始至终都很坚定,毋庸置疑。

    他会在这个时候找来将军府,为的也是当面向沈清河表明他自己的立场和态度。比起宰相府,金御史从来都是更偏向将军府,也更看好沈清河。

    沈清河没再多言。金御史的态度,他看得分明。然而金御史最终到底能不能稳住御史府的局势,就还需要拭目以待了。

    将事情跟沈清河解释清楚之后,金御史没有在将军府多呆,就离开了。

    他之所以会这么着急赶来将军府,也是不希望沈清河从别的地方听到谣言,反而坏了他御史府和将军府的情分。现如今既然已经将话摊开说明,金御史心下一块大石顿时落下。再然后,就是回御史府去解决后续了。

    送走金御史,沈清河转身去找了周月琦。倒也并非为了跟周月琦求助,而是说给周月琦听听、打发打发时间。

    近日因着有喜,周月琦甚少出门,对外面的事情也漠不关心,日子过得甚是单一。沈清河便是担心周月琦会觉得无聊,是以只要一有时间就立刻跑来跟周月琦说话。此次,御史府和宰相府的亲事就顺理成章的变为了两人聊天的话题。

    “那位宰相府千金可真厉害。都说一女不嫁二夫,贺秀儿这都说几次亲了没想到还有人眼巴巴的凑上去争着抢着想要迎娶,宰相府的名号确实很好用。”周月琦对贺秀儿的观感并不好。

    之前贺秀儿还甚是高调的跑到她面前来炫耀自己很快就要变成二皇子正妃,是皇家人了。现下贺秀儿摇身一变,又要嫁去御史府了周月琦实在佩服贺秀儿说变就变的心思。换了她自己,是决计做不到贺秀儿这般“洒脱”的。

    “冲着宰相府名号去的估计不会只有御史夫人一人。如若宰相府有意,确实还能随意择选其他的亲事。”沈清河点点头,话是这样说着,语气却带着满满的不在意。

    沈清河甚少会在背后道人是非。贺秀儿的亲事,沈清河没打算过问。不过宰相府的动向,沈清河一直都会关注。

    “御史夫人心挺大的。”要是贺秀儿想要另外嫁的人跟沈家无关,周月琦必然听过就忘,不会过多的言语。但是,御史府和将军府毕竟是姻亲,即便她不在意,肯定对沈清河会有所影响。故而,周月琦顿了顿,还是又提了一句。

    “金御史说他不答应这门亲事。”打从沈清河回来帝都,知晓沈承志被接回将军府之后,他和御史府的走动便仅限于跟金御史的往来。是以,御史夫人的所作所为,沈清河不会过问,也不予理睬。

    “府宅内院的事情,金御史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在这次的亲事上,御史夫人竟然敢先斩后奏,想必也是下定了决心的。金御史只怕很难说服御史夫人。更别说,能够迎娶宰相府千金,御史府那位嫡长子肯定也是愿意的。”周月琦去过御史府,对于御史府的家风并不是很看好。

    金御史固然是个好人,可金御史根本管不住御史夫人。如若不然,御史夫人当时也不敢私下里那般欺负沈承志。更别说,御史府那几位公子都是一模一样的嘴脸,都胆敢联手欺负沈承志。

    由此就足可见,御史府并不是金御史的一言堂。又或者说,金御史的治家本事并不那么的大,也没那么的厉害。

    “琦儿说的是。”没有反驳周月琦的定论,沈清河点点头,温和道。

    至于御史府的事情,还是交给御史府自己去谈妥吧毕竟是御史府的内院之事,他也不可能随时盯着。是以,还是交给金御史自己去处理吧

    从将军府出来,金御史也没去别的地方,原路返回了御史府。

    御史夫人正憋着气闷在自己的房中,看到金御史回来府中,也没刻意讨好,只是冷着脸坐在那里,静待金御史的下一步示意。

    御史夫人其实并不相信,金御史会真的不答应跟宰相府结亲。宰相府是什么地方这么好的一门亲事,金御史怎么可能会舍得拒绝换了她,她是说什么也舍不得的。

    “宰相府那边,已经传去口信了”御史夫人不开口,金御史却是先出了声。

    御史夫人冷哼一声,别过头去没有回应金御史的询问。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传去口信再说了,即便她回拒这门亲事,府上长公子也不答应啊

    “还没去”一看御史夫人的态度和反应,金御史顿时沉下脸来,冷声质问道。

    御史夫人能够听得出来,金御史对她的怒火是真真切切的。心下吓得一颤,她面上却是丝毫没有显示出来,只是固执的继续秉持沉默,缄默不言。

    “我不是在跟你儿戏。这门亲事必须回绝,宰相府千金娶不得。”冷着脸瞪着御史夫人,金御史的语气很是笃定,不容御史夫人否决。

    御史夫人终于还是没能忍住,猛地站起身来,不高兴的回瞪着金御史:“宰相府的千金怎么就娶不得了依我看,这门亲事势必不能回绝,就理当将宰相千金娶回府上来。”

    “你这是铁了心要跟我作对”金御史沉下脸,怒道。

    “我没有想跟老爷作对。是老爷自己未能认清楚情势,连宰相府的亲事都想要回绝。老爷确定是为了御史府好为了咱们府上的嫡长子好”御史夫人自诩是为了御史府好,根本没办法被金御史说服,更加不想因着金御史的怒火就被吓唬住。霍然站起身,御史夫人朝着金御史厉声嚷道。

    “愚妇之见宰相府和将军府乃敌对关系。我御史府明明是将军府的姻亲,又怎能一朝倒戈宰相府如此般左右飘摇的墙头草,你当宰相府会真心跟御史府结亲”眼见御史夫人怎么也说不通,金御史直接跟御史夫人摆起了事实。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努努笔书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s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