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两更合一

小说:女主她嫂子 作者:藿香菇

    订阅率不足,请耐心等候哦, 正文君正在赶来的路上^^  “待回了府中奴婢去方大夫那儿取些药来, 泡着沐浴,松乏去疲。”青丹的手落在她腰背上, 轻重有度。

    青丹以往在宁老夫人身边伺候过一阵子,老人家身体总是不舒服,她便跟着伺候的老嬷嬷学了一身的手艺,这按捏的手法娴熟, 每每落在身上宁茴都忍不住满足地眯了眯眼。

    道路颠簸,马车走得有些慢, 摇摇晃晃的叫人很容易入眠,宁茴撑着头昏昏欲睡, 青苗说着坊间趣闻的声音便也弱了下来,末了干脆禁了声。

    青丹青苗两个并排坐在一处,凑着耳边小声说了些话, 只是爬山下山费了不少体力, 到后头也撑不住打起了瞌睡。

    车夫拉着缰绳,常年叫太阳晒得黑黄的脸上带着几分憨笑, 他艳羡地看着骑马走在前头开路的侍卫,裴家侍卫的月俸是京都里的头一份, 可不叫他们这些在府中干下等活儿的羡慕的紧。

    车夫叹了口气, 靠在马车甩了甩鞭子, 棕色的马儿不耐地打了个喷嚏, 加快了速度。

    原本已经出来了的太阳又躲回了云层里, 天色瞬间暗了下来,迎面刮来一阵风,吹的他头上的薄皮夏帽都落在了车板上,他侧身将帽子捡了起来,掸了掸上头沾上的些许灰尘,拎着帽尖儿又盖回到了头上,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只听见前方马儿嘶鸣,劈头盖脸而来的温热液体叫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腥热的液体滑落进了口中,他喉结急速上下滚动,怔怔地看着前方轰然倒地尸首异处的侍卫,战战兢兢地抹了一把脸,手上的猩红让他反射性地用力拉住缰绳,棕马前蹄上抬,仰头鸣叫。

    “有刺客”

    宁茴是被吓醒的,她梦见一只长的很像青青草原的熊猫一屁股把她坐死了,那情形真是太可怕了,吓得她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扯出绣着兰花的帕子擦了擦额上的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青丹青苗都还睡着,她便自己摸了杯子倒了半杯茶水,茶水早已凉透,滑落喉咙将身体里的热气尽数压了下去,她正准备一口干,外头一声凄厉的叫喊声叫她手一哆嗦杯子都给砸了。

    马车已经停了下来,青丹青苗惊然一叫,一个护着宁茴,一个掀开了车帘子。

    宁茴偏着身子一瞧,外头已经围了不少黑衣人,大概估计得有十来个,个个手握长剑来势汹汹。

    “少夫人,怎、怎么办”这些刺客居然在京都城外都敢如此嚣张,很明显是冲着命来的青丹青苗两个再怎么成熟稳重也只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哪里遇见过这种事情,自然是又急又怕。

    宁茴也急啊,她的小命儿不是属于她自己的,是属于整个水蓝星的,她还要搞绿化还要名垂水蓝星史册,怎么能这么轻易地狗带呢

    外头打的越来越厉害,刀剑相撞发出的哐哐声和破开血肉的声音不绝于耳,她道:“青青草原,你再好好找找,我的机关枪还在不在”

    青青草原无语地捂了捂自己的肥脸,“不在了,别说你机关枪,你玩具枪都不在了。”

    这可真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

    青丹青苗已经缩到了宁茴身边,马车顶上动静突变,宁茴抬头看了看,因为剧烈震动荡落的木屑洒了她一脸,马车周围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青青草原,我记得裴郅不是在后头吗”

    “人家不乐意跟你凑一块儿,走得慢些。”

    宁茴:“”

    青青草原:“杀伤力比较大的就只有太阳能电棍了,要不要”

    宁茴:“要要要”

    “我已经帮你重新模拟了电棍外形,免得你被人当妖怪神经病。”青青草原的体贴超乎想象,宁茴觉得它根本就不是绿化系统,它分明是圣母系统,拥有着圣母玛利亚一般的慈和光芒紧紧地包裹着娇软可怜又弱小的她。

    青青草原:“”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在想什么

    青丹青苗两个丫头即使到这了个时候依旧挡在她前面,宁茴把两人拉到一边:“你们待在里面不准出来。”

    说完便掀开车帘子走了出去,果然外头已经围了一圈的黑衣人,个个人高马大,五大三粗,还好她出来了,要不然大概会在里头被捅成个马蜂窝。

    “谁派你们来的”宁茴撑着棍子,要说多紧张也不见得,水蓝星的异兽群密密麻麻的比起这可要恐怖多了,“怎么都是一群哑巴”

    这些黑衣人很显然并不想和她唠叨叙旧,领头的几个人相互交流了个眼神,脚下一动,举着长剑就杀了过来。

    宁茴觉得这些人可真讨厌,她好好地搞绿化又没得罪他们,她好好的说话也没得罪他们,一言不合就捅刀子,是有病

    宁茴和青青草原都是第一次见到水蓝星古老时代才存在的刺客,青青草原有些担心自家宿主一不小心就翘辫子,但面上却还是镇定自若地鼓励她,“宿主别怕,让他们好好看看我们水蓝星人科技文明的厉害。”

    宁茴点点头,抓着电棍的手慢慢收紧,“我也是这么想的。”

    裴郅的车马因为路上出了些问题走的要慢上许多,他也不急,反正这几日也没什么事情。

    当齐商跑过来说前头出事了的时候,他正理着衣袖的褶皱,闻言不禁眉头一蹙。

    “怎么回事”裴郅掀开车帘问道。

    齐商回禀道:“世子,前面有打斗声,属下已经叫人赶过去了。”

    裴郅脸色一沉,看向旁边的侍卫,“下马。”

    “是。”那侍卫手脚麻利地一跃而下,裴郅翻身而上,疾驰而去,齐商见状也连忙策马跟上,此处距京城不远,居然有人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尤其还是对世子夫人下手,也不知道是哪路鬼祟。

    好在离的不算特别远,两人动作又快,几乎没费什么时间。先前齐商已经派了人过来,此时正在和黑衣刺客激战,刺客的剑法干净利落,招招直逼命脉,裴郅眼中一片深寂,声音阴冷,“留个活口。”

    “属下明白。”

    齐商飞身加入战局,局势瞬间发生了很大变化,有齐商在裴郅并不担心,他驾着马慢踱靠近马车,撩起车窗上的帘子,青丹青苗两人搂在一起吓得直哆嗦,看到来人是裴郅苍白的面色才渐渐回血,“世、世子”

    裴郅目光似刀,“少夫人呢”

    青丹青苗二人恍然,惊声连连,“少夫人在外面,少夫人刚才”

    裴郅不耐地放下帘子,目光在逡巡一周依旧不见宁茴的身影,他手放在马鞍上一撑,跃然落在了车顶上,目光下放正好看见一个刺客被当头一棒,牙齿都飞出来了一颗,裴郅淡定地移开视线转落在旁边举着棍子的另一个人身,他双唇微动,莫名觉得自己有点儿牙疼。

    宁茴打人的时候顺便开了电,这刺客倒在地上抽抽了好几下,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她一脚踩在他胸膛上,一边拎着棍子拍了拍他的脸,“说,谁派你来的”

    刺客被打的一愣一愣的,又被电的七荤八素,压根儿就不知事,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宁茴皱着眉,“青青草原,我们要不要再加个几十伏特”

    青青草原瞅了两眼,“宿主,要不你先抬头看看”

    宁茴不明所以,但青青草原都这么说了,她也就顺从地往上看了看,见到裴郅她惊了一下,又默默地埋头看了看地上被踩着的刺客,“青青草原,你说如果是原主她现在会怎么做”

    青青草原侧卧在地上,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不知道。”

    宁茴:“啊,你不是号称熊猫诸葛吗真不知道”

    青青草原斜了她一眼,“毕竟原主不会抡着电棍把人打成这样,所以你的假设是不成立的,即使身为熊猫诸葛我也没有办法分析。”

    虽然青青草原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但是宁茴还是很嫌弃它,心里头叹气,果然啊,事到临头还是要靠自己。

    宁茴垂着头一动不动,裴郅挑了挑眉,他也不说话,眸中半含兴味儿。

    齐商身上满是血腥味儿,他收好长剑飞至马车顶棚,请罪道:“世子,活口没了,这些人都是江湖杀手,咬毒囊自尽了。”

    裴郅神色不变,“无碍,下面还有一个。”

    齐商低头,果见宁茴脚下踩着个半死不活的,他睁大了眼,“咦少、少夫人”

    宁茴连忙收回自己的脚,把手上的棍子往边上一扔,连连摆手,认真道:“我不是,我没有,是他先动的手”

    齐商:“”我可什么都没说呢。

    裴郅瞧着她那装模作样的无辜委屈劲儿,忍不住抿了抿唇,他现在不牙疼了,倒是觉着牙酸的厉害。

    裴昕将手中茶杯掷在地上,清脆的碎裂声乍然响起,“宁茴啊宁茴,你真是难得聪明一回。”她殊丽的面容上俱是闲适悠然,不紧不慢继续道:“可惜啊,现在你该上路了。”

    宁茴抓着被褥的双手猛然攥紧,本就因病苍白的脸更是浅了颜色,她尖声道:“裴昕你敢裴郅不会放过你的待他回来,待他”

    裴昕不耐地打断她的话,“长兄刚夸你聪明,结果又犯傻了。”

    她起身轻抚着托盘里的白绫,“他远在江都,回不回得来还不一定呢,就算回得来也是死路一条,罪状已定,他裴郅完了。”

    “他是你哥哥”宁茴呼吸一滞。

    下人将白绫扯开,两人分执两头,裴昕看着在床上惊恐挣扎的宁茴灿烂一笑,“我的兄长从始至终只有裴都一人,裴郅呵,宁茴,这么多年这么多事,你怎么还是这么天真呢”

    裴昕双手交叠轻放在腹前,下巴微抬,面目冷漠,“动手。”

    宁茴的哭喊声响彻整个裴家正院,临死前的凄喊更是叫守在外面的下人们心惊胆战,太子被圈禁,皇上病重,定王妃夫妇堂而皇之地对裴夫人下手,很显然这大衍朝的天要变了。

    宁茴睁开眼睛,阳光刺眼,她忍不住抬手遮挡,透过指缝看着顶上的青绫帷帐,脑海里回荡着原主被白绫勒死的结局,一时有些恍惚。

    半晌,她慢吞吞地抬起手在自己脸上狠狠掐了一把,嗯,是疼的。

    很好,现在也是时候认命了。

    认命的宁茴长舒了一口气,紧绷着的身体略有些松缓,手放落在锦被上叫了一声青丹。

    婢女青丹没见人影,倒是外间正在和大夫说话的妇人穿过珠帘门快步到了床前,见她醒来连忙曲身一手轻握着她的手腕,一手爱怜地摸了摸她的脸,目中半含忧色,柔声道:“小茴。”

    眼前的妇人梳着高髻,斜插两根鎏金镂雕双雁簪,身上罩着墨绿印花纱裁成的大袖衫,眉目端正印堂开阔,隐透着大气。宁茴在脑子里扒拉了一圈儿,这才将人和原主记忆里的大伯母即路陵候宁夫人对上了号。

    “这是怎么了这才多久不见,连伯母都不识得了”宁夫人见她不说话,以为她是有哪里不舒服,连忙又叫了女大夫近前来,“劳你再给瞧瞧。”

    女大夫细细看了她的脸色,又把了脉,拱手回道:“少夫人已经无甚大碍,只需再吃两副药散散体内寒气,过几日便能痊愈了。”

    宁夫人闻言总算是将一直半吊着的心放了下来,打发了人跟着女大夫去取药,坐在床沿上摸了摸她的额头,见她神情仍是恍惚,不由叹道:“茴儿,莫要任性,无论如何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胡闹,若不是青丹使人往侯府送了信来,我却是不知你这般磋磨自己,又是跳湖又是自缢,如今干脆就躺在床上学人家万念俱灰了”

    这说着,宁夫人喉头一涩,眼角也是发了红,“我这从侯府一路赶来,到现在连口茶水都没来得及喝,你大伯这几日吃不好睡不好,就是湘儿听说你病了也一刻不停地从盛州往回赶。咱们各个都惦记着你,你这孽障倒好,辛辛苦苦把你养大,全叫你来要死要活了。”

    宁茴听着宁夫人的话,一颗心是又酸又痛,她知这是原主遗留下来的情绪,也不挣扎,由着它发泄出来,毕竟憋着也不是个事儿。

    她拉住宁夫人的袖摆,手指紧紧收拢叫关节都泛了白,眼中含着泪,因久不说话声音有些沙哑,“大伯母,我好恨,我真的恨死了裴昕,她明知道我心所属,却在裴贵妃面前勾扯我和裴郅,惹的圣上赐婚。我也恨我自己,管不住自己的人管不住自己的心,如今他因一场闹剧定了婚事,我最后的希望都破碎了。”

    宁夫人在她手背上狠打了一下,加重了语气,“你那心思早就该碎了你是国公府长媳,是裴都的嫂子,你的丈夫叫裴郅,在一个月前你跨进裴家大门,冠上这些名头的时候就该碎了”

    宁夫人拎着帕子与她擦眼泪,也不知她听没听进去,想着叫她一个人再冷静冷静,叹了一口气,嘱托房中丫鬟好生照料,微摇着头走了。

    外头阳光正是好着呢,墙角翠竹绿荫下洒了一地光影,宁夫人站在屋檐下往那处瞧了一眼,心头闷堵着的郁气总算是散了些。

    大丫鬟柳枝撑了伞,宁夫人便带着人去了庄子里暂住的客房。

    夏日天气热,不过巳时这日头就大的叫人头晕目眩,庄子里三两个负责侍弄花草的丫头避在朱红长廊下遮阳躲懒,时不时传来几声笑闹。

    柳枝拧着眉远瞧了一眼,“这庄子里的丫鬟真是好生没有规矩。”主家生着重病,她们瞧着倒是开心的紧。

    宁夫人脸色也不大好看,“到底是裴家的地儿,咱们也不好说什么,你一会儿使人去与庄子管事说上一声,真是不成体统”

    柳枝应下,“奴婢也叫人与小姐身边的青丹青苗提上两句,管事到底不比那两个丫头向着小姐的。”

    “还是你想的周到。”宁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宁夫人回到客房喝了半碗冷茶降火,倒在榻上小憩,翻来覆去半天才渐渐入了眠。

    宁茴在床上哭了一通,叫这在原主心里头憋了许久的愁思哀怨尽数散了个干净,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青青草原,你还好吗”稍微轻松下来的宁茴很快又打起了精神,照常继续努力联系自己的系统。

    “宿主,我没事。”脑海中响起奶萌奶萌的声音,宁茴面上一喜,激动地抓紧了被子,“你没事真是太好,咱们还能回去吗”

    宁茴眼前浮现出一个虚拟屏幕,远望无边光秃秃的土地上坐在一只圆滚滚的小熊猫,两条小短腿旁边长着一株孤零零的狗尾巴草,熊爪子小心翼翼地碰了碰狗尾草绿色的毛茸尖儿,语气里含着失落,“抱歉宿主,青青草原是绿化系统,没有穿梭异时空的功能。”

    宁茴有些失望,小熊猫青青草原却是又高兴了起来,“不过宿主你看,我们最后还是成功挖到了狗尾巴草,而且这个世界污染低至百分之八,绿植丰富,收集绿植基因比在咱们水蓝星方便的多。”

    比起青青草原的乐观,宁茴要消沉的多,“就算收集到了绿植,将空间草原种满,你也没有办法传回实验基地,又有什么用”

    青青草原摇了摇头,“宿主,我还有一个特殊模式可以跨异时空打开空间草原的绿植传输通道,只要绿化值达到一百万就可以开启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努努笔书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s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