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张弓北望射天狼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北迁

小说:将血 作者:河边草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回到西边。

    靠近哥奇撒勒儿海的草原上,乃蛮人汗帐所在。

    塔阳汗拜不花在汗帐中走来走去,时而愤怒,时而焦虑,神色变幻不定。

    帐中的奴仆们都紧贴着帐篷便站着,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大汗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当然,这也怪不得大汗,南边来的敌人,正在接近汗帐所在,危险已经来临,这么多年,还从没听闻有哪个敌人能来到汗帐这么近的地方。

    危险在渐渐临近,许多贵族和部落领已经开始向别处迁移自己的部落,而乃蛮汗帐,是不是也要迁往别处,还要看大汗的意思。

    汗帐的贵族们,商量了也有些日子了,他们这些卑微的仆人,自然不会知道结果是什么,但他们只凭大汗越来越烦躁的心情以及每天帐篷里隐约传来的争吵,便能知道,大汗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

    而就在方才,可敦古儿别来到汗帐,没说几句,便被大汗赶了出去,这在近些年,是十分罕见的事情,乃蛮部所有人都知道,古儿别可敦那可是大汗最宠爱的女人,从来不会跟她脾气,乃蛮部的女主人,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能得到大汗的赞同,许多部落贵族领们受到大汗惩处的时候,都会到她的帐篷里去求情。

    而现在,大汗对着最宠爱的可敦也能升起怒火,并将她赶出帐篷,许多人都被吓的脸色白,生怕出半点的声音或是侍奉不周。让大汗将满腔的怒火泄到自己的头上。

    “别台怎么还没来,派人过去催,马上让他来见我。”

    塔阳汗胸膛起伏,厉声说着,门口的两个仆人如逢大赦,赶紧跑出了帐篷,去寻找那位睿智的塔赞,来平息大汗的怒火。。。。。。。。。。。。

    别台很快便气喘吁吁的来到汗帐外面,呆了片刻,平静了一下心情和急促的呼吸。要说的话有很多,但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劝动英武却又固执的大汗。

    掀开帐篷厚厚的帘子,钻进汗帐之内,他立即便见到了那张愤怒得有些扭曲的面庞,心里叹了一口气。

    跪倒在地行礼,塔阳汗不耐烦的声音传来,“好了,赶紧起来吧。”

    即便焦虑充溢胸膛,但塔阳汗还是先让自己的塔赞坐下。并命人送上奶茶,并将所有人都赶出了帐篷。

    抿着滚烫的奶茶。略略让心情平静下来,这才开口道:“我睿智的塔赞,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这么急着叫你来到这里吧?”

    别台点头,“大汗,阿兀儿察别企等人去见了可敦,他们。。。。。。也是担心您的安危,就像可敦一样,只不过您的威严让他们感到畏惧。在您的面前不敢说太多的话,所以才请可敦来劝您同意他们的意见。”

    塔阳汗哼了一声,表现着自己的不满,并讥笑道:“我的安危吗,他们更担心的恐怕是自己的。。。。。。。。”

    别台皱了皱眉头,毫不犹豫的摇头道:“大汗,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别企们在为自己打算,但何尝不是担心大汗您呢?当您驳斥并责备了他们之后,他们自然会去寻求可敦的帮助。。。。。。。。”

    塔阳汗打断了别台的话语,“别台。难道你也认为,该将汗帐迁移走吗?”

    别台毫不迟疑的点头,这个应该到了清楚的表明自己的意见的时候,并不需要太多不必要的遮掩,“是的,大汗,我们应该离开这片草原了。”

    塔阳汗愤怒的站起身来,大声道:“难道你们想让我抛弃乃蛮部的尊严,像被追逐的麋鹿那样,向远方逃走吗?”

    别台抿着嘴唇,沉吟了片刻,道:“我的大汗,没有谁劝你抛弃乃蛮的尊严,但危险已经临近,征召勇士的命令虽然已经传到各部,但战士们还没有聚集起来,我们没有力量保卫汗帐不受敌人的攻击。。。。。。。。”

    “如果您选择留下来,我相信,所有人,包括柔弱的女人,和没有长大的孩子,都会用自己的生命来护卫您的安危以及乃蛮部的威严,直到战死并回到天神的怀抱中去,但那有什么用呢,能够让敌人胆怯还是会引他们的嘲笑?在敌人的弓箭和弯刀面前,尊严只能靠实力来维护,我们一定会让敌人知道,乃蛮部的威严不容冒犯,但不是现在。。。。。。。”

    “别台,你知道如果汗帐被迫迁移,会生什么吗,你想过没有?”

    “我尊敬的大汗,别台知道,而且很清楚,那样的话,您的威名会受到难以估量的损害,但。。。。。。。现在没有办法,敌人来的很快,我们聚集不起太多的战士来保卫汗帐。。。。。。。。”

    “在这里,我要请您降罪于我,我没有想到,敌人会在击败那么多的乃蛮部战士之后,还能很快起进攻。。。。。。。。。”

    “行了,这并不怪你,只怪那些战败的人,用谎言蒙蔽了我们的心,而且,还有那些无耻的背叛者,真应该将他们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颜色,竟然敢带着敌人,来攻打自己的汗王。。。。。。。。”

    塔阳汗脸色阴沉,但在别台的劝说下,却已经恢复了理智,虽然他真的很愤怒,但他很清楚现在的情势,愤怒并不能杀死敌人,也不能帮助他找到解决困境的方法。

    但他还是有着不甘,他犹豫的道:“卡勒台他们在干什么。。。。。。。”

    根本不用再说什么,别台心中大惊,赶紧道:“大汗,您不能那么做,我知道,那些战败被俘,并被放回来的人给您带来的敌人的口信,但敌人的话,怎么能够相信呢?”

    “如果那样做了。。。。。。。。您想过乃蛮部各部的领贵族们会生出怎样的心思吗?乃蛮部的尊严又放在哪里?”

    “乃蛮部还有尊严可言吗?”塔阳汗脸上终于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低声自言自语道。

    塔阳汗终于颓然坐下,成也萧何败萧何,虽然他并不知道汉人这句俗语,但卡勒部确实便是扮演了这样一个角色。

    当年若非卡勒部,鞑靼人也不会动乱多年,成了一盘散沙,而这么多年过去,卡勒部却是一战而败,南边的汉人鞑靼人联军也正是借卡勒部未由,向乃蛮部起了进攻。

    别台见从来意气风,威严无比的大汗怅然无语,心里也是黯然,沉声道:“大汗,现在我们已经知晓,这些来到草原的汉人是南边汉人大国秦国的骑兵,他们的敌人并非只有我们乃蛮部。”

    “汉人在和西夏人打仗,在和金国人打仗,我们应该派出使者,连结金国人,西夏人,一起进攻他们,我想,西夏人和金国人一定不会拒绝来自乃蛮部的好意的。。。。。。。。”

    “也许吧。。。。。。。”

    塔阳汗长长吐出一口气,好像要将胸中的郁闷吐个干净,接着便振奋精神,“好吧,派出两队使者,去西夏和金国,看看两国权贵的意思如何,还有。。。。。。。。”

    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才接着道:“让曲出律带领长老们还有女人孩子,绕过哥奇撒勒儿海,向西北迁移,剩下的战士,都由鲁布率领留下来,我再瞧一瞧情形再说。”

    “大汗英明。。。。。。。。”

    别台垂道,虽然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有些担心的道:“还请大汗保重自身,要知道,乃蛮部不能没有大汗您啊。。。。。。。。”

    “放心吧别台,天神会保佑我们的。。。。。。。。还有,除了派人催促各部加快度,我们要在这个冬天之前,将敌人赶回去之外,还要安抚各部人心,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是的,别台很清楚的明白您的意思。。。。。。。”

    别台终于放心了下来,大汗没有被愤怒烧昏了头,按照乃蛮部以往的规矩,一年之中,汗帐会迁移两次。

    并非汗帐也要游牧,汗帐由乃蛮部各部供养,不需太过于依赖放牧,当春天来临的时候,汗帐会向南迁移,当秋天来到的时候,汗帐会向北边行走。

    这不是为了追逐水草而四处游荡,而是为了安定南北各部的人心,每年大汗都会接见两次南部各部领,接受他们的供奉和朝拜。

    也只有这样,才能长久的维持乃蛮部大汗的威严。。。。。。。。。

    这一次,就当做是秋天来到时候的迁移吧,别台心里苦笑,看来啊,近两年也没有什么部落再争着去南边放牧了,汗帐也不用再迁来迁去了呢。。。。。。。

    大秦成武三年六月,秦军三路齐进,扫荡方圆数百里的乃蛮部南部草原,俘获无数,杀戮犹重,并迫得乃蛮汗帐狼狈北迁,大秦,鞑靼人联军与乃蛮部的战争,终于进入了第二个阶段。。。。。。。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努努笔书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s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