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小说:始作俑者 作者:素问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8 颤

    白天和名人复盘,大概又伤了神,不然不会隐隐有抽痛的征兆。

    他只是稍微兴奋了一点点,一点点而已,为什么老天爷连这点权利都不给他?既然不能给他完整的身心去迎接挑战,又何必给予他无上天分?

    权弈河深吸一口气,不敢再多想,晃动鼠标,进入一个Luckycats的宠物网,试图让可爱的图片麻醉自己痛楚的神经。这时,一个黑白底色的Powerpoint呈现在他面前。尽管图片只有少少的九张,却字字句句吸引了权弈河。

    “喵唔……”

    低低的呼唤唤回了他的注意,低头一看,阿福扬着脑袋,正一眨不眨地瞅着他,模样像极了图片中的一只猫。

    他也凝视它,许久,一股怅然涌上心头,拍了拍阿福的脑袋,他低低说:“对不起。”反手把几张图片打印下来,收藏在夹子内,接着关了电脑回客厅睡觉。

    这一觉睡得昏昏沉沉,似乎听到有女声在耳边叽叽喳喳说什么,后来,“哐啷”一声门响,震醒了他。

    窗外的阳光已透过窗帘射入屋内。头有些沉,嗓子还是很痛,他眯着眼,勉强坐起来习惯性去叫崔婧起床,这才注意到屋里除了他和阿福,空无一人。一抬头,墙壁上的挂钟已经指到十点四十。权弈河敲了敲额头,无奈地低咒:“该死,怎么睡得这么久!”四处看,发现玄关那里的鞋柜上放着一张纸,拿起来,短短几个字映入眼帘:朋友来找,我先出去了,中午饭不用等我啦,爱你的婧!

    她又出去了?想和她单独待在一起,真难。

    突然想起好几天没去围棋沙龙转转,他穿好外衣,给猫咪喂粮后,打着伞往TOUYA沙龙的方向走。沙龙离他们家不远,步行也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大概是身体不大舒服吧,他走了半个小时才到,进门的时候气喘吁吁。

    大家还是那么热情,看到他纷纷欠身,权弈河一一点头致意。

    “权老师,您总算来了!”一个年轻的女孩从位子上跳了起来,欢呼着来到他身边,脸上洋溢着兴奋的光泽,“您看,昨天我和段大哥下棋,只输了三目呢!”

    段大哥?

    权弈河怔了怔,“哪位段大哥?”

    “就是常来沙龙找您的那位段旭海先生啊。”旁边的一位大叔插话,“他昨天和晴晴下了一盘不错的棋,可惜您没过来看。”

    “旭海?”权弈河惊讶地张了张嘴——不会吧,他会下棋吗?

    “我复盘给您看吧?”晴晴兴高采烈地摆好棋盘,一子一子回放昨日的战况,不过,摆到中间时忘了一些步骤,又翻看昨天打的谱,才算完整地呈现那局。

    权弈河抑制着头疼,淡笑道:“你进步得挺快的,还要多练,复盘仍不熟。”

    “明白。”被他夸奖了,晴晴的脸微微一红,“还是老师厉害,一下子就看出问题。”

    “名师出高徒嘛!”旁边的几个年轻人跟着起哄。

    权弈河对他们的调侃明了于心,但没有点明,毕竟都是一群年少轻狂的孩子,怎么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感情?

    迷恋,只是一时激情,长久不了。

    不过看到段旭海的棋谱,倒是让他吃惊不小!旭海不是说他恨围棋吗?为什么也会下棋呢?而且,看棋谱显示的落子,还是极有见地的,颇有几分他本人的戏谑意味,棋风如人风,好像东方名人,下棋一向以张狂闻名。

    这小子,默默喜欢着围棋,只不过死不承认?

    权弈河苦笑着摇头,这世上原有太多人和他一样,不着痕迹地守候在围棋左右?旭海这又何必?如果,他拉得下面子与段老师和好,就不用遮遮掩掩地下棋了!其实,老师若知道他下围棋,大概会笑得合不拢嘴。

    倏地站起身,又是一阵天旋地转,权弈河赶忙扶住了一旁的沙发背。

    “权老师,你怎么了?”晴晴吓了一跳,想要去搀扶他。

    “没事。”他摆摆手,避开了她的扶持。

    “还说没事,你那张脸白得像僵尸!”不耐的低吼震得所有人都愕住了。一个俊美狂放的男子走到权弈河身边,架住他的肩膀,推开门就往外走,“去医院,一个病恹恹的人,有什么资本教人家指导棋?”

    人快如风。

    大家讷讷地望着离去的两个人,不知是谁猛一摇脑袋,惊喊道:“那不就是职业七段的棋手东方名人吗?”

    TOUYA沙龙一阵哗然。

    当然,这对外面的东方名人没有一丝影响,他气呼呼地招了一辆车,把权弈河硬是推了进去,接着自己坐在前面的副驾驶座,继而吩咐:“名成综合医院。”

    司机刚一转弯,权弈河阻止道:“别,只是感冒,干什么兴师动众跑去医院?”

    东方名人透过反光镜,狠狠地瞪着他,“只是感冒会头晕目眩的吗?你在隐瞒什么?为什么不肯去医院?”

    权弈河一窒,不知如何回答,喃喃道:“医院是什么好地方吗?谁会愿意去。”

    “有病就要去医院,病从浅中医。”东方名人“啪”地一拍拦在前后排之间的栏杆,“我说去医院就去医院,路费、医疗费我出就是!你别吵!”

    可是被押去看病的人是他好不好?

    “不用,我知道是怎么回事,直接开到我家。”权弈河的声音冷下来。

    东方名人似乎察觉到什么,深望了他一眼,吁口气,“去市立研究所家属院。”

    司机一打方向盘,开往权弈河的家。

    经过东明路时,权弈河无意瞥向车窗,竟然发现崔婧站在那块被文物局划为国家文化遗产的殷商王族遗址——?墟门口!

    “那不是崔婧吗?”东方名人也看到了熟悉的人,脱口问道,“那个男的是谁?好像没见过,你们的亲戚?”

    “不、不认识。”权弈河很快地说,闭上了眼,倚在靠背上不再言语。

    东方名人耸了耸肩,一路上静静的,谁也没再开口打破沉寂。等到了家,阿福立即蹿上来抚慰疲倦的主人,权弈河没力气再去抱它,便让东方名人拎着阿福的脖子将它丢在阳台放的几个毛线团间玩耍。

    窗帘垂下,屋内暗暗的没有光线。

    权弈河和东方名人一人坐在沙发一边,只是一个人闭目休息,另一个人端详着对方苍白的脸凝思。

    终于,东方名人忍不住疑惑,开口问:“你病成这个样子,她还在外面和别的男人嘻嘻哈哈?她怎么当人家老婆的?”

    “不要当我死了。”权弈河冷冷地睁开眼,“我这个当老公的都没说什么,你在那里充当什么好人?”

    “喂,你现在很差劲!”东方名人一把上去揪住他的领子,“我是为谁在抱不平?”

    “你要打架吗?”权弈河虚脱乏力,凝视他愤愤的眼神却无比固执,“别忘了,我从来没有输给过你。”

    没错,权弈河总是棋高一招,打架方面虽没赢过,却也从没输给他!别看这个男人长得斯文儒雅,心却异常坚毅!一旦下了决定,便不顾一切朝意愿努力,即使达不到目标也会在最靠近的位置驻足!

    东方名人咬了咬牙,胸中腾起火焰,又如潮水澎湃,分不清是什么滋味。松开了手,嘴角扬了扬,一抬脖子嗤道:“我堂堂的东方大满贯,什么时候落到自找没趣的地步?你不要我管,我还懒得管呢!有没有姜片?”

    “姜片?”见他息事宁人,权弈河收敛突如其来的怒意,恢复了以往的温和,“厨房的小窗子里有,做什么?”

    “熬汤,烧成这样不吃点退热清肺的东西会行?”他一边翻白眼一边挽袖子。

    “你没事做了吗?”权弈河低咳,来不及阻止,让他率先一步走开。

    “这话也太伤感情了吧!”东方名人一点他的鼻尖,沉下脸,“我当你是朋友,你当我是什么?只是昔日的对手?”

    权弈河不语。

    “哼,也不想要我下厨,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还在这里摆架子?”东方名人没好气地鼓着两腮进厨房。

    他不是这个意思,事实上,权弈河嗓子异常难受,已说不出话了。也不知东方名人在里面折腾多久,权弈河昏昏沉沉快要睡着时,锁一响,有人打开了大门,一股冷风灌入,刺激到了躺在沙发上的人,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弈河,你干吗躺在客厅?”崔婧换了拖鞋,好奇地来到沙发前,见他紧皱着双眉,心里没来由一缩,怯怯道:“到底怎么了?”

    权弈河勉强睁眼,微微张唇,竟没出声,似乎焦灼感堵住了嗓子。

    “他是让你关上门!”一声饱含敌意的嗓音回响在屋内。

    崔婧吓了一跳,回头看,厨房门口走出一个面色铁青的男人——

    “东方?”

    东方名人上前几步,把手中端着的一碗姜汤“砰”地放在小茶几上,“哗哗”两下扯掉围裙,甩到沙发边,也不知是对崔婧,还是对权弈河,冷然地说:“不知道什么才是值得你付出的!”

    “东方……”

    权弈河艰难地没说完话,就被关门声阻断了视线。

    “他在发什么脾气?”崔婧莫名其妙地坐了下来,手心不经意碰到了权弈河的手,被那火热的温度烫开,惊喊道,“你发烧了?”

    权弈河低低地应了声。

    “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崔婧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你干吗不去医院看?吃药了没有?”

    “没什么,躺躺就好。”他张开唇,苦难地吐出几个字。

    “谁说没事的,烧高了会出人命的!”她去搭他的肩头,“我带你去医院。”

    “别碰。”权弈河竭力推开了她,“小心传染。”

    “怕什么?”她见他无精打采的模样,着急得红了眼圈,“我不过是出去一趟,你怎么病成这个样子?”突然脑子里闪过早晨发现他出现在客厅的一幕,不禁恍然大悟,“是不是昨天怕我知道你才睡在这里?权弈河!你太过分了,我是你老婆啊,你生病告诉东方名人,却不告诉我!”

    权弈河被她的这番话说得啼笑皆非,不禁又咳了起来。他的老婆不明白,不是要有人提醒,才会注意到身边的人好与不好。不过他不会说,心里清楚——崔婧的心境和当年的他一样广阔,向往更远的地方,非要勉强蜷在一个狭小的壳子里,太难。

    “弈河……”崔婧扁扁嘴,望着他憔悴的脸庞,突然趴到他颈边磨蹭,“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这样子让我好难受,赶快好吧!快点好我才不会别扭!”

    他抬起手帮她挽起发丝,“阿婧,今天愉快吗?”

    “你生病,我怎么能愉快得起来?”她嘟着唇,“我去给人家当导游,去介绍那个什么?墟,不过我说不出什么,文史、家政方面还是你们那专业的比较好,我本来打算回家咨询你的,可……你居然病了……”

    “?墟?”权弈河苦笑,“那景点不是有导游吗?”

    “云铭说导游都太公式化,没有自己人介绍的好。”崔婧把他扶了起来,将那碗汤端到跟前,“这是东方给你弄的汤吧,想不到他还会做家务。”

    “东方是个孤儿,什么都会的。”权弈河若有所思,“云铭……是你的同事?”大概就是今天在?墟门口看到的男人吧。“嗯,那个人精力旺盛得很,工作了许久都不觉得累,还要让我一大早带他看风景,真是悠闲。”她不在意地说,一边给碗扇了扇风。

    “他是你在美国的……搭档?”权弈河似乎有些印象。

    “嗯!烦得很,还是我的弈河好,他那么大的人,还像个任性小孩。”崔婧搓搓鼻头,半是好笑,半是为难地扬起眉。

    像孩子的人其实是你啊!

    权弈河望着她,胸中郁结的痛被她的笑容一点点消去,仿佛,那本该是一场不值得烦恼的忧患——倒像他大惊小怪。

    “你累了?”崔婧注意到他的异样,忙问,“要不要先喝了这汤再睡。”虽然不喜欢东方名人,但只要对她老公有好处的,她可以暂时放下成见。

    权弈河勉强撑起身子,端起碗一饮而尽,“你朋友还要转?墟吗?”

    崔婧把他按了下来,在额前轻吻,“什么朋友不朋友的,你管那么多做什么?睡觉!有问题我会搞定。”

    可是,他当然不希望妻子总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哪个男人都不会这么大方!

    崔婧从卧室里取出了褥子盖在他身上,“你放心,我不会趁着你休息的时候,去欺负那只伟大的猫,它现在正忙着和几团毛线厮杀,没有工夫理咱们。”

    权弈河笑了笑,没再搭腔,径自闭上了眼。

    他们度过了一个相当温馨的夜晚,像普通家庭那样,妻子做饭给丈夫吃,一同靠在沙发上看看电视,不时耳语几句,然后回到卧室休息。

    不过,天亮没多久,崔婧的实验室里响起传真机的声音。

    权弈河听到后,推了推怀里的女子,“阿婧,去看看传真机。”

    “好困啦,不管不管。”崔婧任性地摇头,更深地钻进他由于发烧更暖和的怀中,哀怨地咕哝。

    “如果有急事,起来,不准发脾气。”他偏过头去又是一阵咳嗽,如果不是头蒙蒙的,他就起来帮她看了。

    崔婧不甘心地睁开眼,掐了掐他的颧骨,“坏心眼,一点都不疼我。”

    权弈河一勾唇,不置可否。

    崔婧磕磕碰碰地总算摸到了实验室,推门进去,看到传真机上闪着小小的信号灯,十分耀眼。一按壁灯,打成单子浏览,她不禁大吃一惊!不知迈着多沉的步子回到卧室,崔婧无精打采地坐着,不肯休息。

    权弈河隐约察觉到她的反常,睁开困顿的睡眼,“阿婧?”

    崔婧双脚蜷缩着,下巴枕在膝盖上,喃喃道:“弈河,我是不是很坏?”

    “什么?”权弈河的困意一扫而光,因她的话清醒了。

    “我以前说,要是有什么病毒值得研究,我也能一举成名,你还记得吧?”她低低沉沉地叹息,“我真不是故意的,只是太好强,总觉得没有机会施展……可是,现在真的有了机会却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

    权弈河不是听得很明白,忍着不坐起来,覆住她冰凉的手,温柔低语:“傻瓜,好强不是坏事。”

    他也曾十分好强,即使是现在,也不愿……不愿承认那所谓的距离。对于一个认真执着的人来说,要远离、要放弃所喜欢的事,太困难。

    “不是,真正的强人不会以伤害别人为乐。”她陷入了迷茫,“人家说,神医从来不希望自己能多神,因为他越神证明疾病越来越厉害;警察从来都不希望自己能多勇,因为他越勇证明罪犯越来越嚣张……”

    “不矛盾。”权弈河从后面搂住了她,“阿婧,这世上本就阴阳相对,应运而生,许多不是我们可以避免的,没有死亡,怎么知道生命的可贵?没有哭泣,怎么知道笑容的纯美?作为见证这一切的我们,只能迎上去,不能逃避。”

    崔婧扭过头,怔怔地掉下泪,“弈河,我没想到那句话会成真,南方的几个城市出现了一种怪异的病毒,已经感染了许多人,我朋友在那边的医院工作,你记得吧……那个我曾为了一封短信喊着要绝交的女人,她死了……”

    死了?权弈河睁大眼,“什么病毒这么严重?我没有听说。”

    “你看新闻了吗?”她抹了抹脸,强自镇定,“新闻上好像已经有报道了。”

    权弈河摸摸她的发丝,“阿婧,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弈河……”她翻身回来抱住他,“我其实……其实不是那么恨她……我只是不想被重视的朋友伤害,所以一再拒绝她的靠近,没想到……反而没机会再好好和她见一面,甚至是说一句话……”

    “乖。”权弈河抑制住想要吻她唇的冲动,只是拍拍她的肩膀安慰,“不要难过,你的朋友也是恪尽职守,她也是勇敢的人。”

    “弈河,对不起,我、我……”她哽咽地抬起头,在漆黑的卧室里,凝视着那双寒若星子的双眸,“我要暂时离开你了,去病源地进行调研,我一定要去的!”

    权弈河的肩头微微一动,没吱声。

    “科研所会调我们这里最优秀的一个人去协同当地人员研究病毒。”崔婧抓紧了他睡衣的领子,“我要和大家一起战斗,找出挽救病人的办法!我不能再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又一个人像她那样死去!不能再让这病扩散蔓延!”

    权弈河及时稳住波动的情绪,呼吸却逐渐沉重起来,“你知道你也很有可能会被病毒感染吗?”

    “知道,可我不怕。”她坚定地说,“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会支持我,是不是?”

    “要能给你送饭、会帮你洗瓶子涮试管、会帮你扛蒸馏水、累了帮你捶背、实验失败了给你垫背、数据做坏了给你当出气筒……”他一字一句流畅地说,目光炯炯,“我答应过你的话,什么时候食言过?”

    崔婧笑中含泪,扑上去搂住他的脖子,“弈河最好、最好、最最好了!”

    “傻瓜,你这么认真,让我拒绝得了吗?”他能体会——她此刻义无反顾的心。有些事的确能够避过去,但是,避开了人生的曲折会了无乐趣,他爱她,又怎么舍得让她走上同他一样的道路?

    若是真的有什么意外,他会陪她,当爱成熟时,默默守护就好,泛滥的呵护只会让对方困于一方小小的天地,无法呼吸外面新鲜的空气。

    “我们拉勾,你的病要快点好,我也要快点通过上面的申请。”她拭去眼泪,伸出小拇指头,与他互勾。

    权弈河深吸一口气,额头抵着她的,“去做你想做的事吧,其他的有我在。”

    也许一切都是新的局面,惟独缥缈的是结局,吉凶难料……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花季文化”授权,谢绝转载!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努努笔书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s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