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不速客

小说:扶摇番外:环姬 作者:ZYDZYD

    环儿先天体弱,从小开始便照着顾山的叮嘱,不仅白日里有各种药膳补着,夜里还要泡香汤,这样才好养身子。这日夜里,顾宁远看着小姑姑乖乖泡好了香汤,喝了加餐的红豆汤,最后钻进被窝里躺好,这才帮她拈了拈被角,自己开始去洗浴。

    环儿原本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等宁远洗好出来拉着手一起睡觉,可这时白白一蹦一跳地来到主人床边,努力把短短的前爪扒到床沿上,可怜兮兮地看着环儿,试图传递着主人主人白白好饿的信息。听到动静的环儿坐起来,伸手揉白白的脑袋:“白白你也怕黑么可是你不能到床上来睡觉的哦,乖~”

    白白被摸得很舒服,可是还是肚子饿呐,它张着三瓣嘴开始轻轻咬环儿的手指。“嗯~”环儿想了想“白白你是不是饿了今天晚餐喂过你了哦~”

    即便这么说着,环儿还是爬起来了,她抱着白白坐到桌子边,从篮子里挑了菜叶递到白白嘴边,只见它迫不及待的吃起来,忍不住笑起来:“唔,白白你越来越能吃了。”

    她撑着头正玩着白白垂下的耳朵,原本窗门紧闭的屋里忽然起了一阵风,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屋里竟然多出了一个壮汉。转身瞧见陌生男人的环儿下意识地抱起白白往床上躲,她也知道只要自己喊一声,隔壁的宁远就能赶来,可是因为太害怕,她不仅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连腿也在发软,才走了几步就坐到床边的脚踏上。

    那壮汉并未蒙面,一脸络腮胡子,那双精光闪闪的眸子鹰一般盯着软坐在床边的小美人。环儿心里其实好怕好怕的,吓得只想闭眼睛,可是记着娘亲的叮嘱只能鼓起勇气跟那人对视,恩,首先自己不能乱了阵脚,这样对方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环儿在屋里没有带面纱,让那闯进来的男人瞧见了容貌,那人神色从难以置信,到震惊,再到狂喜,最后恢复镇定也不过一瞬间的事,他毫不犹豫地大步朝着环儿走过去。这个男人的突然动作,使得即使心里有了主意的环儿在瞧见那人几步就到了跟前后,还是吓得小脸发白,但好在身体害怕的感觉过去后,就能动了。男人一过来,她就飞快撑起身子坐上床,一面退后,一面三下两下就扯来被子将自己整个裹起来,粽子一样缩在了床角。

    此刻的环儿看不见外面,只是紧紧裹着被子,用自身的重量压住边角,而白白还窝在她的小腹处瑟瑟发抖。环儿试图想要开口呼救,可是她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一定是颤抖的,小声的,那还是不要出声好了。毕竟娘说过的,哪怕真的害怕,也不可以让对方觉察呐。

    这一切发生不过是分分钟内的事,即便在水声中也没有错过隔壁间动静的顾宁远匆匆套了长裤就赶了过来,他推开房门进来,只见宁九生单腿跪在床上,半放下来的床幔遮挡了大半视线,还没等顾宁远反应过来他在做什么时,就听见了环儿的尖叫。他也顾不得什么,喊了声“九哥,住手”就冲过去扯开了宁九生,这才瞧见床角裹成粽子的环儿。顾宁远知道环儿胆小畏生,宁九生又是这副模样怕是吓坏小东西了,因而来不及跟宁九生说什么,就赶忙坐到床上抱住棉被粽子,耐心哄起来:“环儿环儿,不怕,不怕了嗯没有坏人的。我是宁远啊。”

    听见了宁远的声音,环儿才犹犹豫豫地从被子里探出头来,见到真是宁远在边上,立刻伸出手儿去环他的脖子,把小脸埋在宁远颈窝里抽噎起来:“呜呜呜,阿远我好怕,呜呜呜呜。”

    “好了,环儿,乖,不怕了啊,我在这里呢。他不是坏人,是我的好朋友,还要保护环儿去云泽呢,小环儿不怕了,好不好”小姑姑虽然娇怯些,可也很少哭的,所以听到环儿的哭声,宁远还是非常心疼的。他用被子好好裹着环儿,把她连人带被子的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还不时低头吻吻她的发鬓,好声安慰着。白白也钻出了被窝,往环儿怀里拱,顾宁远瞧着环儿伸手把那团白茸茸的毛球抱到胸口时,神色间有些哭笑不得,小姑姑倒是把这白兔儿护的极好,只得把一人一兔都抱进怀里来。

    “不好不好~他,他好凶,白白都怕他~我不要他保护,我只要阿远~呜呜呜~~~”环儿到底还是饱受宠爱的小郡主,受惊后的有了人怜惜,便委委屈屈的开始使小性子了。

    环儿一点面子都不给宁九生,这倒是苦了顾宁远。要知道宁九生是何等人物,道上提起九爷的名号,谁敢不给他一个面子。能有宁九生一路跟着,他可以放一百个心。就连祖父顾风当年也承过九爷的人情,所以苏鸣听到宁九生的名字后,只是例常嘱咐几句,就非常放心的让他们启程了。素来被高高在上的宁九生如今被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这般嫌弃,顾宁远都不敢去看他的脸色。

    一旁的宁九生瞧着环儿哭的小猫似的,满心信赖地依偎在宁远怀里软软撒娇,而平素几乎不近女色的宁远却满是怜爱地抱着她轻声安抚,好似对亲密无间的神仙眷侣一般,自己却成了个无关紧要的外人。男人脸色青黑,袖中双手紧握到青筋暴起才勉强恢复了神色,  开口道:

    “环儿姑娘,在下宁九生,往日远弟屋里不曾有过外人,这才误会了。方才若有冒犯之处,还望见谅”

    出乎环儿意料的,和这个男人强壮野性的外表不同,宁九生的声音非常好听,如果只听声音会将他像做一个温文儒雅的贵公子,而不是这么个充满侵略性和占有欲的粗人。  她趴在宁远肩头这般闷闷想着,但也知礼数,那男人既然都放下了身段,她只得微微偏过小脸,把头靠在宁远肩膀上,抬眸瞧向那高大得几乎挡住所有光线的男人,轻声道:“原是一场误会,环儿若有失礼之处,也望宁公子海涵。”

    顾宁远听见怀里美人如此通情达理,言辞得体,十分满意地抱着她轻声夸奖起来,错过了宁九生对上环儿美眸时眼底一闪而逝的精光。环儿被那骤然亮得惊人的鹰眼看的小心脏扑通直跳,立刻转头把面埋进宁远颈窝里去了,还不忘紧了紧怀里的白白,她心里想着,这个男人之前扯不开自己的被子,就伸手进来摸自己的脚,放才瞧着自己的眼神又好似要吃人一般,这个人好危险,好可怕。

    宁九生摸摸鼻子,从怀里摸出枚平安扣递给顾宁远:“远弟,我这个做兄长的,头一回见了弟妹,不仅没有见面礼,反倒是吓着她了,来,一个小玩意,送给弟妹压压惊。”

    “别,九哥,”  顾宁远见了那枚玉扣连连摆手,笑道:“这扣儿太贵重了。”要知道这可是宁九生的江湖令,见扣如见人,可不是谁都有资格得到的。

    “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来的道理。”宁九生笑起来,俯身将那玉扣塞进了顾宁远手里:“我也就这个东西是拿得出手的了,别嫌弃。”

    “说来也怪我忘了同你提这事,反倒让环儿占了这么大个便宜。”顾宁远推脱不得,收了下来,拉过环儿的小手塞给她,  “环儿素来胆小怕生,我也舍不得让她见外人,不过是误会一场罢了。”

    说着,他低头同环儿耳语几句,又吻了吻她的额头,小美人这才依依不舍地放了手,由他小心放回床上整理好了被子,放下了全部床幔。也幸好环儿之前弄乱了床铺,没叫宁九生瞧见一张床上的两个被窝,这才给了顾宁远机会掩饰一番。

    宁九生看得懂顾宁远同小美人说了什么,无非是让环儿先睡,再三保证自己很快就回来云云。如此看来,这小东西果真是顾宁远的女人,自己是来晚一步了么宁九生压着心头的无名火,神色如常地和顾宁远去外面说话。即便如此,顾宁远还是能觉察到宁九生的不悦,只当是自己隐瞒了环儿的事让他不高兴了,所以一出门便说道:“哥,这事一时说不清楚,我改日再同你赔罪。”

    宁九生摇摇头,靠着扶栏问他:“可是有难处我帮的上忙么”

    顾宁远无奈地笑笑,也摇了摇头,将话题带到了别处。宁九生纵然心里有千般猜测,终是不好再提起,只得作罢。

    他夜里躺在床上,想那小人儿想的心烦,可闭上眼,脑海里也还是环儿。第一眼瞧见时,他真当自己在做梦,因为整日都想着那幅画才生出了这样的错觉,  雪肤乌发,瑶鼻樱唇,怯怯水汪汪的眸子,还有那眼角下的泪痣,俨然是画里海棠间睡醒的花神。不,她比画中的仙子还要美,  已经是十四五岁含苞待放的年纪,减了两分稚嫩,却多了三分灵动,  没有想象中那般娇弱好欺负呢。想到她扯过锦被把自己裹成一只粽子的模样,宁九生忍不住低声笑起来,头一次见到时还真是惊讶啊,不过确实叫他一时无从下手了。这小东西倒是挺会保护自己的,她的嗓子可真是软糯,撒起娇来还会拖着长长的尾音,听的人骨头都酥麻起来。她同自己说话时的声音也这么好听,明明又羞又恼,还带着几分委屈,却不提自己摸了她脚丫儿的事,不过那娇气的模样真叫人想抱进怀里狠狠亲上几口。至于他摸到的那只小脚丫,宁九生下意识的搓了搓拇指和食指,那嫩嫩滑滑的触感还停留在指尖,他原本已经把那还没有自己手掌大的小脚握在了手心里,可惜没来得及拉出来瞧瞧可有那红痣在脚心上。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胯下高高隆起的一团,叫他如何睡得着,只能坐起来,一面想着环儿一面自渎,不多会又浓又多的精液尽数喷到了他准备好的帕子里,他用棉帕干净的一角擦了擦自己软下的阳具,将那湿漉漉的一团丢入火炉里。宁九生瞧着火苗吞灭了棉帕,心中暗道,这些都应该喂给她的,满满地灌进她的小肚子里才是。宁远,她若不是你的女人该多好。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努努笔书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s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