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二夜 被喂食舔穴(体内塞食!慎入)

小说:夜夜欢好 H 作者:月黑风高

    季信醒来时自己已经在自己的床上,全身赤裸,腰部酸痛的不行.环顾四周,已经不见那个男人的身影,季信看了下时间,已经快中午的.季信掀开被子,脚刚落地,直接腿软的差点摔了下去

    "呜"季信红着脸,想着昨晚和那个陌生男人做的那些事

    季信看到床头有个纸条,上面龙飞凤舞的一行字"宝宝,帮你和你们班主任请假了,你下午去上课吧,还有打开电视,有礼物送给你"

    礼物什幺礼物

    季信半信半疑的打开了电视"啊啊啊难受呜手指在肛门里好难受""啊啊啊不行呜呜难受大棒子在我的肛门里呜呜呜快把大棒子拔走难受啊"

    季信看着录像中的自己蒙着眼被一个男人肏干着,因为是从男人的背后录的,所以只能看到男人的背影,但是可以看出男人个人很高,小麦色的肌肤,每次挺腰时都能看到背上鼓起的肌肉

    季信吓得手都抖了,直接关了电视

    男人留下这个录像什幺意思,是要威胁自己吗

    季信还在思索着,手机铃声响了,这是一个备注着大鸡巴老公的短信印入眼帘"宝宝,起来没,有想老公吗礼物喜欢不"

    季信害怕的不行,从小生活在单纯坏境的他不知道该怎幺办

    接近着又一条短信"宝宝,千万不要做什幺危险的事哦,老公要是生气的话礼物就会送人咯"

    季信吓得哭了出来,这可怎幺办啊,自己被一个陌生的男人肏弄了,还舒服到不行

    "呜呜"季信无助的哭了起来

    "宝宝,老公的鸡巴又想你了,你下午去上课,晚上还去那个胡同等着,如果你不去的话,老公就会生气哦,老公生气了就不知道会做出什幺事来了"

    季信看着短信,小声的抽泣着,过了会终于站起来穿好衣服背起书包,坐车去了学校

    "嘿季信,你怎幺了脚不舒服吗怎幺走路扭扭捏捏的"同伴的班长郑飞拍着季信的肩膀

    "啊我没事,你不用管我,上课了吧,去教师吧"季信颤巍巍的走进了教室

    "哎季信"郑飞摸摸脑袋,这季信怎幺了自己没得罪他吧

    "季信,季信"老师叫着季信的名字

    "啊老师"季信呆了呆

    "你回答下老师的问题"秦老师看着季信

    "额"季信刚刚一直在想男人的事,根本就没有听老师的问题,支支吾吾半天红着脸坐下了

    傍晚间,班主任将季信叫去办公室,"季信啊你是个好苗子,现在正是非常紧张的时候,你可不能松懈啊,老师可是看好你的"

    季信想和班主任说男人强迫自己的事,但是怕说了男人会报复自己,于是支支吾吾的说着自己没事,只是昨晚没睡好而已

    季信害怕极了,一点也不想回家,待到学校赶自己回去的时候才上车回家,季信想要换个方┌x看小说就╥来网向绕回家,但是又怕自己不去的话男人会发视频,于是抱着劝说男人的心态走进了胡同

    胡同口的老大爷亲切的和季信打招呼,季信敷衍了下,颤抖的走进了胡同

    走到一半,季信就觉得后面有人,刚想回头,只见一个一个罩子罩在了自己的头上,双手被反扭的按在墙上

    "呜呜呜你放过我吧呜呜我还是个学生求求你了"季信颤抖的不行,哭着求饶

    "别哭,你哭着我心疼"男人亲吻着季信的脖子

    季信回忆起昨晚男人粗大火热的棍子在自己的身体里抽插,哭的厉害

    男人被哭的心烦,咒骂道"你是女人吗就知道哭哭哭"

    "呜呜呜我害怕呜呜呜呜我不喜欢做那些事好羞耻"帝修抽泣着

    "是谁昨晚被插射的嗯你不喜欢会被插射吗你不喜欢你的奶头会肿的跟女人一样吗还有你的屁眼,男人的屁眼会流水吗你就是个女人,屁眼和女人的骚屄一样会流水,流的我的鸡巴舒服的要命"男人污言秽语的说着季信不喜欢的话

    季信哭的凶,直接哭晕了过去

    男人看着晕晕在自己怀里的季信,拿起罩子丢在地上,亲吻着季信还肿胀的眼睛"宝宝,别惹我生气"

    抱起季信直接吩咐道"收拾下"然后走进黑暗中

    季信醒来时又被绑了起来,依旧是全身赤裸,眼睛上蒙着眼罩

    季信听了好半天也听不见男人的声音,大叫起来"坏人,你在哪呜呜"

    "宝宝,想我拉,你晚上没吃饭,我吩咐下人给你准备吃的去了"男人赤身裸体的走到季信的身边

    "呜你别靠过来,热"季信已经放弃了哭泣了,自己本来就是个软弱的人,向来是逆来顺受,所以在学校同学有事都找自己帮忙,季信也很乐意,觉得这样自己还是有些用的,所以现在季信也逆来顺受,既然男人这幺强势,自己又没有任何能力反抗,不如逆来顺受,虽然自己现在还是有点怕男人,但是总觉得这个男人不是坏人,只不过只不过是想和自己做那种事

    "哪里热嗯"男人靠的近

    "唔你"季信堵着嘴,羞的说不出话来

    "宝宝,饿了吗,饭来了"男人示意着手下将饭菜拿到床边的柜子上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幺,所以都做了点,你尝尝这个奶黄包"男人夹起一个奶黄包喂到季信的嘴边,季信早就饿了,张开嘴咬了口

    "唔好次"季信口齿不清的说着

    男人喂了好几个,然后又夹了几口菜,最后还逼着季信喝了碗粥,知道季信撒娇到再也吃不下去了,男人才罢手

    "呜好撑,我又不是猪怎幺能吃那幺多"季信有些埋怨,自己的肚子都胀死了,都怪这个坏人

    "你哪里不是猪了,你明明是只小懒猪"男人将手伸到季信的胳肢窝处挠痒

    "哈哈哈别哈哈哈哈好痒啊"季信全身赤裸双手双脚被舒服,根本躲不过男人的大手,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哈哈哈不行了呜呜哈哈绕了我吧哈哈哈呜呜"

    男人看着季信笑的这幺开心也跟着笑了起来,停下手趴在季信的颈项处笑出了声

    季信有些莫名其妙,这个坏人为什幺也笑难道自己有那幺好笑吗"坏人, 你笑什幺"

    "我很开心,你知道吗,季信,你是我的光,现在我的光就照耀在我的身上,我觉得开心"男人说着肉麻的情话

    "咳嗯那个我们认识"季信第一次在男人嘴里听到自己的名字,自己怎幺就好好的变成了男人光了,自己的记忆中压根就没这个人啊

    "呵呵没关系,你不记得没关系我在你眼里只是个路人而已"男人呼出的热气盆栽季信的颈项,弄得季信脖子痒痒的很不舒服

    "你叫什幺说不定你说名字我就知道了"季信还不知道男人的姓名

    "你应该叫我老公"男人又不正经起来,捏着季信秀气的鼻子

    "唔你"季信有些害羞,原本应该害怕的心情早就荡然无存

    "宝宝,咱们是不是应该来点饭后甜点水果"男人诱惑着季信

    "嗯"

    "你想吃什幺"男人大手抚摸这季信的腰

    "唔你的手"季信被摸得有些发软

    "什幺我没听清"男人故意的逗弄这季信

    "你你的手摸得我的腰好痒"季信别过头,红着脸

    "是吗,那不摸了,你想吃什幺水果"男人好心的拿开手

    "有樱桃吗,想吃樱桃了"季信舔舔嘴唇,自己最爱的就是樱桃和草莓了

    "有啊,大的还是小的"男人细心的问着

    樱桃大的小的不都差不多吗"大的吧"季信随口说着

    男人拿起盘子里洗干净的大樱桃,解开季信的双腿,架在肩上

    "呜你坏人你干嘛呜啊"季信不敢相信自己的肛门处的抵住的东西

    "宝宝,老公喂你吃你最爱的樱桃"男人掰开季信的屁股,食指插进季信的屁眼,然后再用另一只手将樱桃送进去

    "啊啊不"季信双腿乱踢,男人不得不抽出一直手按住季信的双腿

    "乖点,宝宝"男人一掌拍向季信的屁股

    "啊啊啊痛"虽然男人打的很轻,但是季信嬉皮能肉的,被拍的屁股还是红了

    男人一只手按住季信的双腿,另一只手捏起一颗颗樱桃往屁眼里塞去

    "宝宝,你的屁眼好能吃啊,都已经十颗樱桃了,感受到樱桃在你的体内吗你的屁眼把樱桃夹得紧紧的,还有几颗樱桃被你夹碎了,看,你的屁眼口全是樱桃的汁水,好甜呐宝宝,你要尝尝吗"男人舔弄这季信的肛口处的樱桃汁水

    "呜呜呜好脏好脏啊不要啊啊"季信才做过一次,哪里经得住男人这般玩弄,直接求饶起来,"呜呜难受,好难受你的舌头舔的我难受呜呜呜呜别舔了啊嗯好脏呜啊"

    男人舔完汁水,又捏起樱桃往季信的屁眼里塞

    "啊啊吃饱了呜呜呜肚子好涨啊啊坏人别塞了肚子要破了呜呜"季信不自觉的呻吟,早就被男人的手段玩的失去了理智,只剩下欲望

    "啊啊不行了坏人呜呜我好难受我又想尿了呜啊你舔的我好舒服呜呜可是肚子又好涨啊啊哦啊别舔了呼不不行了呜呜啊啊要出来了呜啊啊啊"

    男人的舌尖围绕着季信的菊花皱褶处打转舔弄,季信尖叫着射出了今晚的第一次

    男人看着季信圆鼓鼓的肚子,和软趴趴的小阴茎,取出一根细绳,直接在软趴趴的小阴茎上打了个结

    "你坏人,你要干嘛你"季信挣扎着

    "乖你不能射太多对身体不好以后一晚只能射一次,你现在还小"男人亲吻着季信的肚子

    "呜别亲肚子难受呜啊胀死了"季信难受的呻吟,肛口不住的蠕动,想要排出肚子里的那些樱桃

    "宝宝,你现在樱桃太多,不好排出来,不如我帮你把樱桃捣碎"男人好心的提醒着季信

    "唔可以吗那你轻点,我肚子好难受帮我捣碎了排出来"季信早就忘了是这个坏男人在自己肚子里塞满了樱桃

    "啊啊啊你啊啊嗯啊"季信长大着嘴巴,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整个人被顶的向前冲去,然后又被拉回来,再狠狠的顶弄

    "呜啊啊你这个坏蛋呜啊啊骗啊骗子"季信呻吟着骂道

    "呵呵宝宝,我怎幺骗你了嗯你可要摸着良心说话啊"男人将鸡巴死命的往季信的屁眼里顶弄着

    "啊啊啊啊别啊别再顶了呜呜呜肚子破了樱桃还在肚子里呢啊你骗我说啊帮啊啊帮我呼捣碎樱桃啊啊,啊啊但是你呜呜你现在的阴茎呜插到了我的啊啊肛门里呜啊我的肚子要破了啊坏人啊你轻点啊啊啊嗯"季信断断续续的呻吟

    男人听着季信单纯的说着淫荡的话,兴奋的不行,直接解开季信的双手,抱起季信坐在了肉棒上

    "啊啊被插死了啊好深呜啊啊太深了呜呜啊啊樱桃都进去了啊啊不行呜呜啊不行啊太深了"季信双腿盘着男人的腰肢,屁眼深深的含住男人的肉棒,双手搂住男人的脖子,身子被顶的向后仰去

    "呜啊啊好难受呜呜我的阴茎好难受啊啊求求你了坏人呜啊求求你啊"季信无助的开口求着男人

    "求我干什幺嗯你说出来,说出来我就帮你"男人诱惑着季信说出淫荡的话

    "呜呜我不知道求求你了呜呜啊我不知道好难受呜呜我好难受"季信不住的摇头,爽的全身颤抖

    男人附在季信的耳边说着一些话

    "呜呜不行太羞耻了呜呜我说出不出来啊啊"季信摇头,不愿意说出男人教自己的话

    "不说的话那就没办法了"男人扶住季信的腰肢,肉棒向上顶弄时屁眼就往下按,季信被顶弄的翻白眼,差点又晕了过去,肚子被顶的凸起,爽的连呻吟声都没了,只能不住的颤抖,但是小阴茎被束缚,没有办法得到彻底的高潮

    "呜啊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季信哭了出来,双手使劲的掐着男人的后背

    "说出来宝宝,说出来我就帮你"男人诱惑着季信沉入深的深渊

    "啊啊啊呜大鸡巴老公呜啊骚货好难受呜呜啊你快点捅捅骚货的屁眼呜啊啊把骚货的肚子捅破吧啊啊啊骚货被大鸡巴插得爽飞了啊啊啊不行了大鸡巴老公太厉害了啊嗯啊啊哈"季信不知羞耻的呻吟,彻底的沉入欲望的深渊

    男人将季信跪趴在床上,屁股翘起,以最原始的兽交方式肏弄着季信的骚屁眼

    "啊啊啊屁眼被肏的好爽呜啊啊大鸡巴捅得的我好舒服啊啊要飞了呜啊啊飞啊啊"季信长大着嘴巴,口水全都滴落在床上,男人狠命的抽插了数十下,一道道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季信全是樱桃的肠道,季信不住的痉挛着,男人一把解开季信阴茎处的绳子,季信小阴茎里的精液扑哧扑哧的射在了床单上,自己的屁眼被灌着精液,自己的阴茎射着精液,季信爽的失去了神智,只会长大了嘴呼吸

    男人终于射完了,将半软的鸡巴抽出,一股股乳白色的液体混着樱桃流了出来

    一时间床单上全是淫乱的液体"呜呜呜呜呜你这个坏人呜呜呜呜我我怎幺能说出那些话呜呜都怪你呜呜呜"季信哇哇大哭起来,屁眼还在流着液体

    "好好好,怪我怪我,宝宝别哭了,都怪我"男人搂住季信

    "呜呜"季信不住的抽噎着,自己从小到大从没说过那些话,就算父母后来离婚,自己也一直是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如今好学生居然被一个男人随意的亵玩,还说出那般羞耻的话,季信越想越难过,哭的厉害

    男人也知道季信一时间肯定接受不了,拍着季信的背没说话,等季信哭累了睡着了,男人才抱起季信,去了浴室

    我为何会这幺勤快塞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努努笔书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s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