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豆芽 - 第56章 夜半异象! 谁拉满了我的特效值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气氛陡然变得怪异起来。

    莫剑生眼也不眨,盯着秦羽风一动不动,半响才缓缓问道:“请问秦小友,这个‘搞基’是什么意思?”

    “知男而上!”

    秦羽风随手摘了旁边花瓶里的一朵菊,然后手指轻轻一戳,简单明了,“就是这个意思,莫掌门懂了吧。”

    莫剑生一脸茫然。

    见状,秦羽风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嘀咕了几句,莫剑生的表情从刚开始的懵然,瞬间变成了呆滞与无语。

    如果是之前莫掌门的表情是这样:o((⊙﹏⊙))o!

    那么现在就是这样:(ΩДΩ)!

    “咳咳……”

    莫剑生轻咳了两声,将尴尬的神态掩去,“这个……这个确实有些新奇,秦小友小小年纪,懂得却是挺多的。”

    秦羽风笑道:“我也是经历过信息大爆炸的时代,任何奇葩之事都见过,这都是小意思。”

    莫剑生正色道:“那秦小友说的这个背后之人是谁呢?”

    “你们的二长老,贺元尚!”

    秦羽风说道。

    莫剑生一呆,数秒之后连连摇头:“不可能,贺长老不可能是你说的那种……那种喜欢断袖之癖的人。”

    秦羽风也不相瞒,将赵青白的陈述以及自己的推测和试探说了出来,断定道:

    “莫掌门,我敢以人格保证,你家二长老真的有问题,心理极度的不健康。我怀疑,你们门下一些弟子,可能早已遭受过他的毒手!”

    莫剑生还是摇头。

    他不是不相信秦羽风,只是这件事实在太过荒唐。

    莫剑生沉吟片刻,说道:“秦小友,我给你大概讲讲贺长老的故事吧。

    贺元尚是我的师弟,性情刚烈,喜好打抱不平,虽然我们不是同一个师父,但是师兄弟间的感情还是不错的。

    后来他还和小师妹南兰儿定亲,两人情意颇深。

    但在二十年前,圣火教突然进犯浮屿岛,我们五派齐力抵抗。

    一次激战之中,师弟和小师妹他们不幸中了埋伏,被困在了幽冥谷内。

    等我们赶过去时,小师妹已经死了,师弟也奄奄一息。

    师弟醒来之后得知小师妹已死,深受打击,性情也随之大变,变得沉默寡言。待人冷漠,常年置身于门派之外。

    为了让师弟走出阴郁,我还将赵青白特意送到他那里,让他进行教导。

    所以你说他喜欢男人,这我是万万不信的。”

    听完莫剑生的讲述,秦羽风不禁暗暗咂舌,没想到贺元尚还有这么一段悲惨的往事。

    难道是自己弄错了?

    或是赵青白在说假话?

    但没必要啊!

    秦羽风心中思虑许久,回想起之前贺元尚的反应,道:“莫掌门,有些人在受到重大的打击和刺激之后,会发生变化的。

    我的意思是,会不会贺长老因为小师妹的死,从而性情大变。

    导致做出一些……不合常理的事情。”

    秦羽风这么说是有原因的。

    在前世地球见过无数的精神病例,有些人在受到打击之后性情确实会发生改变,从而做出很多违和之事。

    所以他猜测,这个贺元尚也是如此。

    莫剑生有些头疼。

    一方面,他确实是不相信自己的师弟会变成这样。

    另一方面,他又隐隐觉得秦羽风不会无缘无故的开这种玩笑。

    况且赵青白那孩子他也见过,挺老实的一个人,没道理故意编造一些抹黑自己师父的事情啊。

    秦羽风道:“莫掌门,我现在也不敢说百分之百确定了,你不妨隐蔽的试探一下,总之我觉得贺元尚有问题。

    另外赵青白就先留在天秀门吧,我想保证他的安全。”

    若是其他掌门听到这话,定会大发雷霆。

    毕竟让他人门派保护自家弟子,无疑是在打脸,暗讽自家门派能力不行。

    不过莫剑生心胸豁达,也知道秦羽风是为了赵青白好,淡然一笑:“可以,那就让青白留在这里吧,顺便让无情也留下。”

    ……

    跟莫剑生分别后,秦羽风便回到独居的小院。

    赵青白和西门无情被他安排在了山脚下的院子,和师父冬眠真人做了邻居,想必贺元尚也不会乱来。

    “人心险恶呐。”

    秦羽风长叹了口气,躺在藤椅上,思索着接下来的事情。

    其实话说回来,他之所以讨厌贺元尚,并非是因为对方是男同,而是对方的行为太过无耻禽兽。

    对自己的徒弟都能做出那种事,以后还了得?

    你可以受,但你不能强迫别人啊。

    秦羽风揉了揉眉心,目光落在桌子上的礼盒——里面是陈稷山今天送来的礼盒,是一些丹药和奇花异果。

    还有一颗说是可以养肾的果子,叫什么娉香果。

    “养肾,呵呵。”

    秦羽风拿起果子,撇了撇嘴,“这老头是怕我抗不住坦克吗?所以才像让我养肾?”

    果子也就草莓大小,拿在手中有点轻,若放在鼻息间仔细闻,还有一股奇异的酸味,不像是醋,很难形容。

    “真的能养肾吗?”

    秦羽风心中纠结万分,最终还是没能抵挡住诱惑,放到嘴边轻咬了一口。

    呃,

    似乎没什么感觉啊。

    秦羽风干脆直接将果子丢进嘴里,吞了下去。

    可是等了半天,依旧没任何反应。

    “靠!老家伙骗人!”

    秦羽风暗骂一声。

    过了一会儿,小荨端着饭菜走来:“师兄,饭菜已经热好了,都是你喜欢吃的,还有你最喜欢的大馒头。”

    “来,坐下一起吃。”

    秦羽风抓住少女柔嫩的小手,不顾对方害羞,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小荨俏脸发红,伸出手拨了拨额前散乱的刘海,明亮的大眼睛望着俊美的师兄:“师兄,你以后登仙了,还会记得小荨吗?”

    “登什么仙,那都是没意义的事情,我只想留在这里。”

    秦羽风不屑道。

    小荨虽然笑着,但神情却有些黯淡:“我知道师兄是在安慰我,终有一天,我们还是会分别的,你在上面,我在下面。”

    “额,这是去幼儿园的车吗?”

    秦羽风诧异的看着少女。

    小荨满脸问号:“什么?”

    秦羽风笑了笑:“没什么,开个玩笑而已,来,吃菜。”

    秦羽风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豆腐,递到少女的唇瓣前,后者脸蛋愈发红润,犹豫了一下,微微张开红唇。

    胸膛之内,满是甜蜜与幸福。

    看着对方张口吃菜,秦羽风忽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悄悄用灵气凝出一团马赛克,扔在了豆腐上。

    顿时,画风诡变!

    小荨吓了一跳,清澈的眸子里满是疑惑:“师兄,你在做什么?”

    秦羽风讪然:“没事,吃吧。”

    他努力将自己的视线挪过去,呲了呲牙,暗暗想道:“当某些画面定格在脑海里,就真的挥之不去了啊。”

    晚餐结束后,秦羽风将礼盒里的丹药和野果扔给小荨,自己回到屋里睡大觉去了。

    劳累了一天,很快便进入梦乡。

    然而他却不知道,就在他陷入沉睡之时,眉心处忽然绽放出一朵红色的涅槃花,娇艳盛饭,殷红如血。

    若秦羽风在这里,一定会认出这涅槃花正是上次在秘境之前看到的。

    此刻,涅槃花中竟漂浮着一颗果子——是秦羽风之前吃下的那颗果子。

    喀嚓!

    花瓣收拢,果子瞬间碾成粉碎,被吸收殆尽。

    服下果子的涅槃花又鲜艳了几分,花瓣之上隐约浮现出一条条脉络,又像是血管一样,与人的血管无任何差别。

    “谢谢~”

    一道女人幽幽的声音响起。

    渐渐的,涅槃花消失,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