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豆芽 - 第64章 绝世神功! 谁拉满了我的特效值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毒液吸出来了。

    但是何灵毓的心态却是彻底崩了。

    费尽心思上演了一处美人计,结果对方来了这么奇葩的一手,也亏自己柔韧性比较好,否则真要掰折腿了。

    “夫人,您没事了吧。”

    望着何灵毓面色逐渐恢复健康的红润,身子也不似之前那般冰凉,秦羽风不由松了口气。

    何灵毓幽怨道:“秦小哥就这般嫌弃我吗?”

    秦羽风一愣,俊朗的脸上顿时浮现出正义之态:“夫人,我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小人,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关乎你名节一事,不可儿戏啊。”

    “那……刚才如果是其他地方呢?比如……”

    何灵毓眼帘低垂。

    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秦羽风笑了,自豪说道:

    “这好办,你恐怕不知道,以前我在老家就帮姥爷他们挤牛奶,乡里邻居都夸我手活好呢。”

    “……”

    何灵毓暗暗一叹。

    这个秦羽风不愧是天骄之龙,品性方面没得说,要不然那位叫小荨的师妹恐怕早就被他给‘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可对方这么君子,那就不好勾引了啊。

    总不能直接把衣服脱了钻进对方被窝里吧。

    思来想去,一时之间也没好的办法。

    何灵毓只好暂且压下心思,起身说道:“秦小哥,刚才这件事我希望你别跟其他人说,毕竟……”

    “我懂,我懂。”

    秦羽风明白,孤男寡女的哪怕真的没做什么,也会让人误会的。

    何灵毓含羞一笑,带着秦羽风朝后山而去。

    很快,两人来到一座小院。

    小院很简陋。

    院外遍植草树花卉,清幽雅致。

    除了两间布置简单的屋子外,便是一片清澈的小湖泊最为瞩目,如镜子一般镶嵌在地上,粼粼水波格外美丽。

    而陈稷山便悠然坐在岸边垂钓,眼眸微阖。

    胖乎乎的身子塞在石椅里,与眼前清雅的气氛显得格外不协调。

    “稷山,羽风来了。”

    何灵毓并未上前,而是站立于五丈之外,轻声唤道。

    但对方并未回应,就那么坐着。

    秦羽风刚要开口,何灵毓轻扯了一下他的衣袖,轻轻摇头,秦羽风只好在一旁等待。

    过了一会儿,水面上忽然浮现出一道道涟漪,不断的向四周扩散。

    原本如老僧入定的陈稷山手腕猛地一抖,秦羽风还未反应过来,一道银光从水面拉起,泛起波光,划出美妙的弧线。

    再一看,陈稷山旁边的鱼篓里多了一条赤红的鲜鱼,活奔乱跳。

    “哈哈哈,贤婿快快过来。”

    陈稷山起身招呼着秦羽风上前,满脸笑容。

    贤婿你妹夫!

    秦羽风暗骂一声,走了过去。

    陈稷山示意何灵毓退下,望着秦羽风俊俏的容颜,笑容合不拢嘴,“你是来找小萝的吧,果然心里对她还是念念不忘呀。”

    “陈宗主,已经有人在当坦克兵了。”

    秦羽风也不管对方听懂听不懂,拿出礼品盒,“我是来还礼的。”

    “还礼?哎呀,你这是做什么。”

    陈稷山不满。

    秦羽风笑道:“陈宗主,这涅槃丹我是承受不起,嫁妆你赶紧收回去吧。”

    “小萝告诉你的?”

    陈稷山眯起眼睛。

    秦羽风摇了摇头:“你别管谁告诉我的,总之咱们就把话挑明了吧,我不喜欢你女儿,也不适合你女儿,我俩没那缘分。

    另外,已经有人喜欢你女儿了。对,就是那个短小无力的梅文画。”

    陈稷山笑了笑,也没应话,拿起礼盒中的涅槃丹,微微一叹:“你可知道这涅槃丹有多珍贵吗?”

    “听说整个域外之地只有这一颗。”

    秦羽风道。

    陈稷山笑着点了点头:“没错,此丹乃是我师祖所留,由当年中州八品炼丹师菩提方丈所炼制,世间稀有。

    此丹功效颇多,但最大的作用是,能让人多一条命。

    若是你某天陷入绝境之中,只要别被人砍了脑袋或者挖了心脏,此丹便可帮你保命,你说它珍贵不珍贵。”

    秦羽风点头:“很珍贵,但我承受不起。”

    陈稷山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坐在旁边,顺手将一根鱼竿递给他:“来,先陪我钓鱼。”

    “可是……”

    “放心,老头子我不会强迫你娶我女儿了,我就是随便跟你聊聊。”陈稷山说道。

    秦羽风犹豫了一下,坐在木凳上,跟着一起钓鱼。

    陈稷山甩出鱼饵,缓缓说道:“这个地方曾经是小萝她娘亲居住的院子,是她一木一砖亲手造出来的,包括这片湖泊也是她开凿出来的。

    小萝娘亲去世后,我便时常来这里钓鱼,倒也不是为了怀念,而是散心……”

    听着陈稷山娓娓诉说,秦羽风耐着性子听着。

    对于陈稷山这人,他还是颇有好感的,性子直爽,不做作。若是她女儿能正常一点,当个岳父也不错。

    “小萝她娘,一辈子都跟我闹别扭,建造这间小屋也是为了躲我。”

    陈稷山冲着秦羽风挤了挤眼,笑容灿烂,“但是晚上又捱不住寂寞,我只要一来,没个两天下不了床。”

    老不正经的。

    秦羽风咳嗽了一声:“这种私密之事就不要给我说了。”

    陈稷山谓然一叹:“可惜啊,她娘走的早,当时小萝也不过刚满周岁而已。她就躺在我怀里,我们俩就坐在这里,陪她度过了最后的时光。”

    听到这话,秦羽风神情一动。

    从对方的话语里,能听出陈稷山虽前夫人有着深刻的爱意,可为什么又要娶一个小妾呢?

    难道是因为何灵毓长得漂亮。

    回想起何灵毓娇媚的容颜与妖娆动人的身材,一般男人还真顶不住,就现在他脑子里还有那‘一字马’的画面。

    那腿……

    啧啧啧。

    玩年!

    秦羽风笑道:“陈宗主现在也是有福气之人,很多男人都嫉妒你呢。”

    陈稷山瞟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道诡异的笑容,语不惊人死不休,“从成亲到现在,老夫还没碰过她呢。”

    秦羽风呆住了。

    擦?

    这特么骗鬼吧!

    有这么一个诱人的美娇娘还不碰?

    是男人吗?

    陈稷山手指轻轻摩挲着鱼竿尾端,眼中浮现出难明的意味,“你知道对男人最刺激的是什么吗?”

    “什么?”

    秦羽风好奇的看着他。

    “想而不看,看而不得,得而不碰,碰而不做。”

    陈稷山指了指自己的心,呵呵笑道,“这是小萝她娘曾经告诉我的,是不是很有意思?”

    秦羽风品味许久,缓缓摇头:“你没跟我说实话。”

    陈稷山眼中精光一闪,随即又恢复正常。

    他想了想,从怀中拿出一本秘籍,递到秦羽风面前,“这秘籍是我们飞雁宗流传下来的,愿意修炼的人却寥寥无几。

    但若一旦修炼成功,实力会有质的飞越。

    自小萝她娘死后,我便开始修炼这本秘籍,也是为什么我不碰女人的原因。要不……你也试试?”

    秦羽风好奇心作祟之下,拿来观望。

    只见封面上写着五个大字——

    向日葵宝典!

    秦羽风似乎明白了什么,望着陈稷山,颤抖道:“您进宫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