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豆芽 - 第65章 心态再次崩了! 谁拉满了我的特效值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啪!”

    秦羽风的后脑勺挨了一巴掌。

    陈稷山怒视着他,没好气道:“胡说什么呢,老夫身子好好着呢,再说那玩意是随便可以切的吗?切了下酒吗?”

    “吓我一跳。”

    秦羽风松了口气,将手中的秘籍打开。

    只见首页写着——

    欲练此功,必先绝欲,如若开啪,原地爆炸!

    陈稷山淡淡道:“要想练这个功法需要抛开人间情欲,美色一点点都不能沾,其实最好童子身的时候修炼,事半功倍,可惜啊。”

    “只要不是断根就好。”

    秦羽风笑了笑,将秘籍丢回去,“我对这没兴趣,不过你既然绝欲了,为何要纳妾呢?就娶来光看着?”

    陈稷山瞥了眼湖中散开的涟漪纹路,手腕一抖,又一条鲜鱼落入鱼篓。

    “钓鱼不好玩吗?”

    陈稷山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

    秦羽风一愣,想要问什么,对方却起身笑道:“走吧,今天运气不错,钓了两条鱼,老夫亲自下厨给你们做顿菜。”

    “不用,不用,我们马上就走。”

    秦羽风连忙推辞。

    陈稷山将鱼篓塞到秦羽风的手里,“我已经用玉简给北堂掌门发去讯息了,说你们今晚就住在这里,明天老夫亲自送你们过去。”

    说罢,背负着手得意洋洋的走下山。

    秦羽风懵了。

    低头望着鱼篓里的两条鱼,忽然明白了什么,瞪着对方的背影:“你个老家伙,算准了我们会来是不是!”

    “哈哈哈……”

    陈稷山扬声笑道,“钓鱼,钓鱼,不抛出鱼饵,鱼儿又怎么上钩呢?今晚你就老老实实呆在这里,让老夫好好蹂躏你,哈哈……”

    魔鬼的笑声传遍了后山。

    这让秦羽风忽然想起了一首周董的歌:你突然释怀的笑,笑声环绕半山腰……

    ——

    秦羽风最终还是被强留了下来。

    连房间都准备好了。

    相较于他的苦逼心情,梅文画却兴奋的半天合不拢嘴,甚至暗暗准备了两粒夜猛强力丹,准备要干大事似的。

    同样何灵毓也暗中窃喜。

    留下就好,留下来就可以继续施展手段勾引了。

    午餐时,陈稷山果然亲自下厨。

    两条鱼——一条被清蒸,一个条被干炒,味道竟还不错。

    其他的菜则是何灵毓做的,虽不如小荨做的那般丰盛,但也色香味俱全。

    “羽风啊,在这里你就当是自己家一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拿什么就拿什么,甭客气!”

    陈稷山一边给秦羽风碗里夹菜,一边对着女儿陈碧萝说的,

    “小萝,晚上就不要锁门了,以免你秦师兄突然半夜想与你谈人生谈理想,结果吃了闭门羹,那就遗憾了。”

    陈碧萝性子直爽。

    对于父亲的调侃不以为然,只是埋头吃饭,不一会儿三碗大米已经下肚了。

    梅文画却皱眉道:“这样不好吧。”

    陈稷山瞪了他一眼,“你这个短小无力的家伙没资格在这里说话,赶紧吃你的饭,再废话就给我滚蛋!”

    “啪!”

    听到这羞辱之语,梅文画面皮涨红,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死死瞪着陈稷山。

    爷们气息似乎马上就要爆发了。

    下一秒,他一副黯然模样,“陈宗主,您刚才骂我的语气跟我死去的爹太像了,让我回忆起一幕幕年幼往事。

    如果宗主不嫌弃,以后我就叫你一声‘爹’吧。”

    说罢,他赶紧起身给陈稷山碗里夹了几个菜:“爹,多吃点菜,别光喝酒。”

    陈宗主张着嘴巴,半响无语。

    特么的,这臭小子比我脸皮还要厚!

    秦羽风干咳了一声,缓缓说道:“陈宗主,我觉得吧,人的姻缘终是讲究一个缘分,若是错过,那就太可惜了。

    令女不同于寻常女子,若真强扭一个瓜,也难为她了。

    你看梅文画这个人吧,虽然短小了一点,但对小萝那是情真意切。不如宗主给我个面子,同意他们交往吧。”

    听到这话,梅文画感动的差点哭了。

    差点就再叫秦羽风一声‘爸爸’。

    这才是好兄弟!

    陈稷山沉默片刻,看向了女儿陈碧萝,“你觉得呢?”

    后者继续吃着饭,头也不抬的说道:“我没意见,你找谁我都没意见。”

    “你就不能有点主见吗?”

    陈稷山声音陡然拔高,生气道,“这是人生大事,你总不能就这么无所谓吧!

    上次好不容易有个家伙愿意与你相处,结果那家伙丢下十万灵币后坐船连夜跑了,你说你这……就不能给我省点心吗?”

    陈碧萝赫然抬头,眸子盯着父亲,“那你娶这个女人的时候,有问过我意见?”

    “你是在嘲讽我?”

    陈稷山眯起眼睛。

    看到父女两人突然吵架,秦羽风刚要开口劝解,旁边的何灵毓踢了他一脚,小声说道:“别插嘴。”

    秦羽风只好闭口不言。

    “不吃了,我去练武了。”

    陈碧萝将筷子扔在桌子上,起身走出了屋子。

    梅文画犹豫再三,终究还是追了出去。

    气氛陡然变得冷清起来。

    陈稷山面无表情,忽然嗤的一声笑了起来,对何灵毓说道:“你先去羽风房间放好热水,等会儿他会去沐浴。”

    “好。”

    何灵毓点了点头螓首,又给秦羽风盛了碗米,便离开了屋子。

    “来,咱师侄俩继续吃。”

    陈稷山笑容恢复了之前的温和,继续给秦羽风夹菜,“吃完了去洗个澡,然后老夫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秦羽风好奇问道。

    陈稷山眨了眨:“一个很有趣的地方。”

    ……

    另一边。

    何灵毓在秦羽风的房间里放好热水后,便坐在一旁陷入沉思。

    刚才陈稷山明显是在故意支她出去,毕竟放热水这种粗活让下人做就行了,不需要她这夫人亲自来。

    “这老头究竟在跟秦羽风说什么呢?”

    何灵毓葱白的玉指轻抚着浴桶里的花瓣,娇媚的眸子波光闪动。

    想了半天,也没有任何头绪,她揉了揉眉心,准备回自己房间也洗个澡。

    之前为了勾引秦羽风,身上也是粘了不少脏东西。

    等等,

    沐浴?

    何灵毓刚走到门口,忽然脑海中掠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转身望着浴桶里的热水,喃喃自语,

    “如果秦羽风‘不小心’看到我在沐浴,那他会不会动心呢?”

    何灵毓走到浴桶边上,想着计划。

    要不就在这里沐浴,等着秦羽风闯进来?

    到时候就说以为对方吃饭还要很久,便打算先沐浴一下身子,可没想到对方来的那么快,产生了误会。

    “虽然这个理由有些牵强,但毕竟是一个机会啊。”

    何灵毓犹豫在三,咬了咬银牙,伸手拉开了裙带,褪去衣衫,跨入浴桶之中……

    ……

    饭吃完了。

    两条鱼就剩下一些鱼骨刺,被吃的干干净净。

    陈稷山给秦羽风倒了一杯涮口茶,笑眯眯道:“怎么样,你陈伯父的厨艺还不错吧。”

    秦羽风苦笑。

    麻蛋的,肚子都被撑死了,那些鱼肉都是被强行放在碗里吃下的。

    “来,把这个喝下去。”

    陈稷山忽然拿出一个绿色的小瓶子,里面装着一些神秘灵液,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秦羽风吓了一跳:“毒药?”

    “毒个屁!”

    陈稷山笑骂了一声,道,“你就放心喝吧,对你没有任何伤害,如果不喝这个,我带你去的那地方,你怕是受不了。”

    “怪不会是那种药吧,喝了之后让人燃烧起来的那种?”

    “臭小子乱想什么呢,放心喝吧,不是那种药。”陈稷山颇为无语,干脆拿出一个自己喝了下去。

    秦羽风呲了呲牙,最终捏着鼻子喝了。

    味道很不好喝。

    就像是河水似的,带着一股子淡淡的腥味。

    “先去沐浴吧,洗完澡来后山找我。”

    陈稷山拍了拍秦羽风的肩膀,笑着离开了。

    “搞什么神秘啊。”

    秦羽风满是疑惑,揉了揉发涨的肚子,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一路上,秦羽风感觉胃里特别难受。

    就好像有一条条虫子在他肚子里翻腾,又像是吃饱之后猛灌了几口碳酸饮料,难受的想吐。

    显然是喝了那瓶神秘灵液的缘故。

    当然,也是吃的太撑。

    来到房间门前,秦羽风更是难受至极,揉着自己的肚子,干呕了几下之后,才舒坦了一些,但依然犯恶心。

    吱——

    房门推开。

    一股热蒸气扑面而来,夹杂着芬芳。

    秦羽风一愣,抬头望去,却见一个几乎果体的女人正站在浴桶内,准备跨出。

    对方同样愕然的望着他。

    唰!

    何灵毓连忙扯过旁边红色纱巾裹在身上,蹲在了浴桶之中,俏脸通红:“我……我……你……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她偷偷瞄了一眼秦羽风。

    见对方呆呆的望着她,心中一阵得意,“果然这计划还是不错的,至少……把这小子的心给撩拨起来了。”

    接下来,是个正常男人应该会扑上来吧。

    她刻意将红色纱巾弄湿了一些,娇躯朦胧,令任何男人见了都会痴狂。

    “呕~~”

    突然,秦羽风俯身吐了。

    然后转身——逃也似的跑出了屋子!

    何灵毓面容呆滞一片,微张着红唇,大脑彻底凌乱了。

    啥情况?

    看老娘的身子,竟然能看吐??

    心态崩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