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豆芽 - 第74章 太子的心态崩了!(第三更,求订阅) 谁拉满了我的特效值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水夭夭看得很仔细,

    每一处细节都以最精确的方式与脑海中的记忆进行对比。

    胎记并非是常人那种暗红色,反而带着几分金色,就好像涂抹上去的金粉,触碰之时竟还有一股刺热感。

    乍一看,就是一朵梅花。

    但仔细再看几眼,就会感觉更像是一个八卦图形,只是形状怪异。

    秦羽风此时却是傻眼了。

    望着身下的女人,有那么一刹那还以为自己清白不保。

    “前……前辈……”

    小荨也是被吓坏了,想要阻止,却不敢动手,小脸红扑扑的。

    前辈怎么可以这样。

    因为从她的视线望去,眼前的场景实在不堪入目。

    许久,水夭夭缓缓抬起面庞,原本明媚动人的眸子此刻满是肃然,语气无比认真:“秦公子,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恢复自由的秦羽风连忙提上裤子,气愤道:“你这是在耍流氓,你知道吗?”

    水夭夭不理会秦羽风的愤怒,转身对小荨说道:“小荨姑娘,麻烦您先出去一下,我有些事情想单独跟秦公子说。”

    “可是……”

    心有担忧的小荨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离开了小屋。

    小荨离开后,水夭夭挥手布下一道隔音结界,美眸看向秦羽风,朱唇轻启:

    “秦公子,请恕夭夭无礼,我想知道您的家乡在何处?家里还有其他亲人吗?您身上的胎记,是生来就由吗?”

    面对女人一连串的问题,秦羽风有些发愣。

    这女人为什么问他这些?

    难道她知道些什么?

    秦羽风心中思量许久,轻声说道:“实话告诉你,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家人,因为我失忆了。

    至于这个胎记,它一直就有。

    另外重点要说一下,我天生就长得这么帅,从小到大都是这么帅,绝没有整容什么的。”

    水夭夭美眸亮起。

    尽管她努力保持着镇定,但颤抖着的身子还是出卖了她的激动的情绪。

    那个胎记绝不会错的,天底下不会有第二个!

    但她还是不敢百分之百肯定秦羽风的身份,尽管她已经明白,只是内心有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

    太子!

    前朝最后一位太子啊!

    大夏皇朝唯一的血脉啊!

    当年失踪之后,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好多人都以为死去了,除了那些还在苦苦寻找的旧臣子们。

    比如岛主。

    虽然她时常从岛主话语中听到他确信太子没死,但偶尔还是看到了岛主眼中的悲凉与绝望。

    这么多年过去了。

    原本那些坚定等待着太子活着的人们,想必也开始动摇信心了。

    包括她和岛主。

    然而命运就是这么喜欢捉弄人!

    他们苦苦寻遍了整个玄天大陆,始终未曾找到半点线索,却没想到所找之人竟然在他们的眼皮底下!

    更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发现了太子的身份!

    有趣啊。

    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一切尽在天命中。”

    水夭夭笑了起来,但脸上却已经布满了泪水。

    这种悲喜交加的心情,也唯有此刻的她才能体会到。

    不过暂时还不能高兴太早。

    此事毕竟事关重大,须让岛主亲自验证。

    水夭夭拭去脸上泪水,玉手紧紧抓住秦羽风的手臂,指甲几乎要陷入了对方的肉里,生怕对方跑掉。

    “走!跟我去红叶岛!”

    她拽着秦羽风的胳膊,几乎将对方拖出了房门。

    秦羽风无语:“大姐,你能不能冷静一点,我手都快被你掰断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先给我说清楚啊。”

    “跟我去红叶岛,一切真相自然明了!”

    水夭夭说道。

    在两人正拉扯间,梅文画急匆匆的赶来了,看到眼前场景有点发懵:“这大白天的,你们孤男寡女拉拉扯扯的,不好吧。”

    “小梅,你跟掌门说一声,我去红叶岛一趟。”

    秦羽风说道。

    水夭夭的表现太异常了,分明就是知道些什么。

    为了得知真相,看来也只能去红叶岛了。

    “去红叶岛做什么?”

    梅文画疑惑不解。

    见秦羽风被拉扯远了,忙说道:“大哥,昨晚飞雁宗遭到抢劫了,珍宝阁里的一些宝贝都被抢了,包括涅槃丹。”

    抢劫?

    秦羽风一呆:“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抢劫飞雁宗?”

    梅文画摇头:“不知道啊,好像是其他岛屿的一些强盗,幸好小萝和陈宗主他们没事,现在还在调查。”

    等等!

    涅槃丹被抢了?

    秦羽风忽然注意到了这个重点,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怪异起来。

    这特么是天意啊!!

    之前他还担心,自己炼制的山寨丹药会有暴露的一天,没想到竟然被抢了。

    这下好了,没人知道那枚丹药是假的了!

    至于谁抢的,这不重要。

    秦羽风想大笑三声,又觉得这样不好,于是摆出一副愤恨的模样:“太可恶了!贼子无耻啊!”

    “就是,太不把我们浮屿五派放在眼里了。”

    梅文画也气愤不已。

    毕竟是自己老丈人的家被抢了,等于是抢了他的。

    “那个啥,我先跟水姑娘去红叶岛,等回来后我再去安慰陈宗主,你记得跟掌门说一声啊。”

    说完,秦羽风直接被水夭夭拽上了飞行法器,走远了。

    梅文画羡慕不已:“大哥的泡女人功力令人羡慕啊,这才认识几天啊,就开始火急火燎的去干不正经的事情了,羡慕。”

    ——

    一炷香的功夫,两人便进入了红叶岛。

    因为水夭夭的身份,一路畅行无阻,避开了不相干的人后,直接带着秦羽风来到了红叶岛的主楼之中。

    “秦公子,您先稍等片刻,我马上回来。”

    水夭夭说了一声,便迫不及待的前往岛主居住的阁楼而去。

    阁楼之中。

    叶复负手而立,遥望着远处的造化台。

    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闪动着翅膀,停伏在他眼前的窗户前,莫名与外面的风景融合成了一静一动的画卷。

    就如他的心。

    静!

    是因为此刻的他没有任何情绪,将自己处于一种放空的修心状态。

    动!

    是因为他心有千千念想,无法让他真正平静下来。

    而这个念想,就是太子!

    他是大夏皇朝最后一位禁卫将军,也或许是唯一一个了,至少他认为如此。

    他的本名叫叶孤星,

    之所以改名为一个‘复’字,就是期望能有找到太子的一天,可以复国,重塑大夏皇朝的辉煌!

    可惜,太子迟迟唯有消息,也逐渐泯灭了他的期望。

    甚至他也如其他人那般认为,太子……或许已经死了,不可能回来了。

    “镜里朱颜都变尽,只有丹心难灭……”

    叶复轻叹了一声,望着窗户上孤零零停立着的蝴蝶,手臂轻轻一挥。

    在等待蝴蝶飞起的刹那。

    急促的步声由远而近。

    房门推开,一脸兴奋激动的水夭夭冲了进来。

    望着岛主,水夭夭颤动着红唇想要说话,却不知道为什么,泪雾升起,满腔话语卡在了喉咙里,始终难以发出。

    “这么大的人了,还如此慌慌张张的,发生什么了?”

    叶复皱眉道。

    扑通!

    水夭夭忽然跪在了地上。

    她的双目早已沾满了泪水,眼眶红红的,又是哭又是笑,“大……大人……夭夭可能,可能要立大功了!”

    叶复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什么大功?你这丫头怎么了?”

    “夭夭可能……可能找到太子殿下了。”

    水夭夭激动道。

    轰!!

    叶复身子一震,原本淡然的心境瞬间掀起了惊涛骇浪,冲上前喝问道:“你说什么!?”

    他不认为水夭夭会说谎。

    但是这个消息实在太过震撼了,根本难以让人置信。

    水夭夭也不废话,将自己看到的一五一十说予了叶复,任何细节都没有遗漏。

    听完水夭夭的讲述,叶复眼睛慢慢睁大。

    无尽的狂喜与怯然包裹着他的心,然后又如电流的地透过他的骨骼,钻进他的血管,弥漫到他的全身。

    叶复浑身颤栗

    他努力想要镇定下来,可突然而来的消息实在冲击太大,一时难以恢复平静。

    太子真的找到了吗?

    他真的是太子吗?

    老天,你可别戏弄老夫啊!

    水夭夭道:“大人,虽然秦羽风他的身份还未正式确认,但是夭夭认为,他——就是太子!”

    “快,快,快……”

    叶复挥起不断抖动的手臂,指着外面造化台的人,声音都开始变形了,“把所有人,所有不相干的人,全部请出去。

    不行,不行……”

    叶复又收回了命令,在屋子里快步走来走去,急声道,“不要赶走任何人,就保持正常,不要让任何人起疑心。

    把太子,不,不,把秦公子请到后院石室内。

    一定要小心,不要伤着他。

    把张楚新、叶桓、还有其他核心之人交到石室去,让他们从暗道去,不要被其他人看到。

    对了,还有……”

    叶复用力拍打着自己的脑袋,突来的惊喜让平日里沉稳他变得异常的躁动,“打开隔离结界!一只蚊子也不许飞进去!”

    “是!”

    水夭夭领命,连忙走出了房间。

    ……

    秦羽风被带到了一个昏暗的石室内。

    他有点害怕了。

    因为自始至终水夭夭的眼神都像是要吃了他似的,让他不禁有些后悔冒然跟来。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秦羽风抬头望去。

    领头的是一位外表看似中年的男子,相貌堂正,身上带着一股强大的气势,脸上却布满了兴奋和怯惧之态。

    身后跟随之人皆气势出众,非等闲之人。

    叶复快步走向秦羽风,每走一步,他的心脏便挤压一分,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甚至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只因期待所致。

    来到身前,望着有些担忧的秦羽风,他行至一礼,颤声道:

    “秦公子,可否将您的裤子脱下,双腿岔开……让我等看个仔细。”

    “……”

    ——

    (ps:还有两章,正在写……)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