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豆芽 - 第84章 疯狂的教主!(第2更,求订阅) 谁拉满了我的特效值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秦羽风离开掌门小院。

    温煦柔和的阳光照在他的躯体上,格外温暖,连带着他的心情也莫名一阵舒畅。

    毕竟经历过鬼门关,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尤其还杀了一位洞虚境高手。

    这对于之前底气不足只靠苟活的他来说,体验完全不一样的,就好像从平民号瞬间充钱变成了土豪玩家。

    无敌的气息。

    腰不疼了,背不驼了,走路都可以飘了。

    “师兄。”

    小荨也明显发现了秦羽风的变化,漂亮的大眼睛弯成了月牙,“看到你没事真好,都怪小荨实力太低,保护不了师兄。”

    “走,带我去看看何灵毓。”

    秦羽风捏了捏对方秀气的琼鼻,笑着说道,“对了,今晚我要吃大馒头。”

    “好啊。”

    小荨绽开娇颜,双手背在身后,脚尖轻点,说不出的娇憨可爱。

    尤其前面的衣衫,因为这个动作微微绷紧,仿佛随时要裂开似的。

    “这丫头是装懂还是不懂啊。”

    秦羽风暗暗想着。

    路过广场,便看到弟子们三三五五的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走近之后才听到,原来都是在讨论秦羽风。

    “你们没看到啊,当时我整个人都吓懵了,秦师兄就站在万具尸体之上,仰天长啸,犹如上古魔神!手起刀落,鲜血如瀑!”

    “真的吗?没想到秦师兄这么厉害,以一人之力剿灭圣火教,太厉害了。”

    “哼,秦师兄本来就这么厉害,只是你们一直低估他罢了。”

    “……”

    听着众人的讨论,秦羽风一脸黑线。

    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又看到梅文画站在石桌之上,西门无情立于一旁,周围围拢着不少弟子。

    只见梅文画手摇折扇,摇头晃脑的说道: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秦师兄飞升于九天之上,斩落八百教徒的头颅!而贺元尚竟欲要逃跑,可秦师兄早已慧眼看穿,直接掐住了对方的脖子拧成了麻花……”

    一旁西门无情适时的掐住了旁边赵青白的脖子,进行演示。

    众人听得津津有味。

    尤其是那些女弟子们更是双腿摩挲,眼泛桃花,不停的夸赞着秦羽风。

    “咳咳……”

    秦羽风听不下去了,咳嗽了几声。

    “秦师兄!”

    众人看到秦羽风,全都围拢上来,七嘴八舌的问好,依旧是那些女弟子,挤过来蹭啊蹭的。

    “灭火天尊!”

    不知谁高呼了一声,其他人全都跟着喊了起来。

    “灭火天尊!”

    “灭火天尊!”

    “……”

    秦羽风无语至极,感觉莫名一股中二气息扑面而来。

    “大哥!”

    梅文画扑过来欲要抱住秦羽风,被后者一脚踹开。

    梅文画满脸崇拜的看着秦羽风,赞叹道:“大哥就是跟别人不一样,伤的那么重,竟然这么快就好了。”

    秦羽风没好气的说道:“别吹了行吗。”

    “吹?哪里吹了?”

    梅文画不服气道,“这些都是我亲眼看到,其他人也都看到了,对吧无情。”

    西门无情点了点头,心中亦是感慨。

    以前师父说他连超越秦师兄的资格都没有,当时还不服气,但现在服了,彻彻底底的服了!

    一人独灭圣火教,斩杀洞虚境高手!

    天底下除了秦师兄之外,没有第二个人有这能耐。

    反正他不行。

    听着周围人的夸赞,秦羽风虽脸上平静,但心里还是颇为受用的。

    他拍了拍梅文画的肩膀,说道:

    “做人要低调一些,这些小事就不要乱宣传了,更不要写成书发表出去,也不要编成儿歌流传出去……”

    秦羽风喋喋不休的‘告诫’着对方,疯狂的进行暗示。

    暗示完后,秦羽风和小荨来到了关押何灵毓的地方——是一座破旧的地下密室。

    密室之内,何灵毓双手双脚被铁链锁着,躺在冰冷的地上。

    周围还布着一道结界。

    她的脸色很苍白,不同于曾经的明媚动人,此刻的她有一种病态的娇柔之媚。

    身上的血迹已经干涸,秀发散乱,很狼狈。

    看到秦羽风后,她原本黯淡的眸子顿然亮起,随即却又平静下来,唇角勾起一道好看的弧度,“做英雄的感觉不错吧。”

    秦羽风挥手示意小荨去外面等着。

    他刻意拉开距离,站在离结界两米远的地方,看着对方,也不说话。

    何灵毓刚要说什么,忽然咳嗽了起来,咳了好久才停下,娇美的脸庞更显得惨白。

    显然,她的伤很重。

    何灵毓喘了口气,缓缓说道:“他们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基本都实话实说了,不过我故意夸大了一些,说你杀了圣火教不少人。”

    秦羽风一愣,心中恍然。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怪不得北堂纤羽说他杀了至少有上千人,而那些弟子更以为所有圣火教弟子都是他杀的。

    相比于自己人的吹捧,敌人的证词才更有可信度。

    “为什么?”

    秦羽风问道。

    何灵毓又咳嗽了几声,气息孱弱,露出一抹笑容,“没什么,就是觉得好玩,而且你本来就是英雄,夸大一些又有何不可?”

    “我是问你,为什么救我?”

    秦羽风紧盯着对方。

    何灵毓沉默了。

    她想要坐起来,可身上的铁链重量使得她孱弱不堪的身子难以施展开来,就像是一只被钉住的蝴蝶。

    “能不能帮我一下。”

    何灵毓苦笑一声,求助的目光看向秦羽风。

    秦羽风原本想要拒绝,可想起对方救他的那一幕,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关掉了结界,走到对方身边。

    就在他准备抬起铁链时,阴风赫然袭来。

    只觉脖颈一凉,一只沾有血迹却修长美丽的手掐住了他的喉咙。

    秦羽风懵了。

    靠,这女人耍诈!

    麻蛋的,果然张无忌的老妈说得对,越漂亮的女人越不可信。

    “想杀我?”

    他努力冷静下来,盯着女人。

    何灵毓却幽幽一叹,松开了手掌,无力的靠在旁边的墙壁上,“看到了没有,人太善良,会害死自己的,尤其是对敌人。”

    秦羽风满心疑惑。

    不明白对方究竟在干什么。

    何灵毓笑容凄艳,“以你的实力,你完全能躲开的,可你却没有躲,说明你对我很信任,或者说……你喜欢我。”

    秦羽风无语。

    老子躲不开是因为实体太低,信任个屁!喜欢个毛!

    “这就是我为什么救你的原因。”

    何灵毓看向对方的眼眸里,带着别样的情绪,“谁真正对我好,我就对谁好。”

    “额,我觉得你可能误会什么了,我对你谈不上喜欢。”

    秦羽风说道。

    何灵毓点了点螓首,“我明白,你也不用解释太多,我不是小孩子,也不是傻子。”

    “你真的明白?”

    不知道为什么,秦羽风总觉得这个女人跟他没在一个频道上说话。

    何灵毓又轻咳了几下,望着身上的铁链,目光飘忽,

    “我从小便被父母给遗弃了,被路边的乞丐养大。五岁时,乞丐病逝,我也被黑心人卖进了妓院当童丫鬟。

    说是丫鬟,不过是看我底子好,提前培养的勾栏女人罢了。

    六岁时,我不小心打碎了一个头牌花魁的玉簪,被打的半死,最后他们看我活不成了,便将我扔到了万骨窟。

    你知道万骨窟吗?”

    何灵毓怔怔的望着秦羽风,目光明亮,却仿佛蒙上了灰尘。

    秦羽风摇头。

    何灵毓笑了笑,继道:“那个地方埋着很多很多的骨头,有人,有兽的。

    我就躺在那里,身下身上都埋着腐臭的骨头,躺了两天两夜,没吃的,没喝的,腿上的一大块肉都被虫子咬完了。

    奇怪的是我不疼,不饿,也不渴,或许我已经踏入了鬼门关,所以没有了知觉。

    就在我以为终要死去时,是教主救了我。

    他交给了修行之术,教会了我杀人,让我有了地位,不会再被其他人欺负。

    所以我真的很感激他,他就是我的父母。”

    秦羽风第一次审视这个女人。

    以往都觉得这女人很风骚,后来又觉得很奸诈恶毒,可现在却又感觉很可怜。当然也仅仅是可怜罢了。

    天底下悲剧的人那么多,何灵毓也不过是其中一个。

    不能因为同情就洗白对方。

    何灵毓涩然道:“我的命是教主给的,他如何作践我都没有怨言。

    我知道,他其实是看到我根骨不错,便培养我,把我当一个工具,或者一条听话的狗而已。

    这些我都知道。

    但我只记得他救过我,这就够了。

    现在我欠他的都还了,包括我这条命,以后我与他没有任何瓜葛。我是我,他是他。

    我们处于两个世界了。”

    秦羽风忍不住说道:“我不可能放你走的,就算你撇清与圣火教的关系,也不可能有人放你走的。”

    显然,秦羽风觉得这女人在博同情心。

    她想离开这里,才说了这么多。

    何灵毓自嘲一笑,表情黯然,“我没打算离开这里,因为我还欠你一条命,除非你现在就杀了我。”

    “啥?不应该是你救了我吗?”

    秦羽风眨了眨眼。

    何灵毓摇头,“以你的实力,其实当时即便没有我的帮助,你也能躲过贺元尚的刺杀,所以始终是我欠你一命。

    我何灵毓从来不欠任何人的情,以前是,现在也是,直到我认为还清的时候。”

    “……”

    秦羽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的脑袋还是懵的。

    完全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救过这女人的命,难道是在梦里?

    “算了,我先去休息一会儿,脑袋有点晕。”

    秦羽风打开结界,便要离开。

    “天秀门。”

    何灵毓忽然说道。

    “什么?”

    秦羽风站住身子,疑惑的看着她。

    何灵毓唇角弧线浓郁,一字一顿的说道:“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就在这里,就在天秀门内!

    甚至,你来的时候,他可能都和你接触过。”

    秦羽风愣住了。

    渐渐的,一股冰冷的寒气从脚底窜起,流向身体每一处血管,汗毛竖立。

    “你说……圣火教的教主,藏在我们天秀门!?”

    秦羽风颤声道。

    何灵毓轻轻点头,“我跟了他快三十年,除了他的身份我不敢确定外,他的习性我非常熟悉。

    他是一个极为疯狂且喜欢冒险的人。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所以我九成判断,他就躲在你们天秀门内疗伤!

    另外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

    他,可能是也是她!”

    秦羽风先是一愣,随即瞳孔收缩。

    女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